我是大医生,和我一起学健康,涨姿势~


北京的天灰蒙蒙的,带着些雾霾,穿梭在高楼大厦中的路人行色匆匆,面容透出一丝倦意。临近傍晚,天色渐昏,透过玻璃幕墙,已经能隐约看见办公室的灯光,映出一个个匆忙的影子,已经是下班的时间,高楼的格子间里还是坐满了人。

这是北京无数个平常日子中的一天,也是无数北漂重复着的平凡的一天。

高楼对面是一个公园,此时正放着广场舞的音乐,穿着统一定制服装的陈姨和几个姐妹一起跳舞,不远处的树下,坐着几个下象棋的老头子,陈叔也在其中。公园里的氛围悠然自得,好像和对面高楼大厦里紧张的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公园和高楼看似格格不入,但是像陈姨和陈叔一样,在公园里活动的老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老漂”,他们是这些奋斗在一线城市“北漂”们的父母,是那些高楼里的孩子们的“家”。

“我在这里挺好的”

陈姨的女儿陈丽是从沿海小城考到北京的,考上北京大学那一天,陈姨在附近的酒店摆了10桌酒席,请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来分享这个喜悦。女儿很有出息,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工作。

自从女儿去了北京之后,陈姨觉得自己和女儿的某种联系好像被硬生生割断了,女儿的生活里不再有她,有的只是逢年过节的探望和电话中的嘘寒问暖。女儿的工作好像很忙,每次都是匆匆赶来,又匆匆回去,陈姨虽然不说,却看在眼里。

几年前,陈丽生了孩子,夫妻俩的工作太忙了,应该说北漂的孩子们,没有工作不忙的时候。陈丽决定把陈姨和陈叔从老家接过来帮忙,还请了个保姆减轻二老的负担。

北京和沿海小城是不一样的,天安门广场是新鲜的,街上走着的外国人是新鲜的,随处可见的广场舞小团体也是新鲜的。过了刚来的一段适应时间,二老很快就找到了朋友,送孩子去幼儿园后,就去公园跳舞、下棋,日子也还算可以。

陈丽每次问二老,适不适应北京的生活,二老都说挺好的。

“我还是想要落叶归根”

虽然和孩子说在北京挺好的,但和老家亲戚打电话的时候,陈姨还是觉得北京不如老家舒服。

“北京成天雾蒙蒙的,物价也高,哪有我们那地方好!房子也小的不行,原来我和她爸一人一间,现在两个人挤一间,她爸晚上打呼噜吵得我睡都睡不好!说到底我跟她爸是外地人,外地哪有家里舒服呢?”

“那你怎么不回来?你那孙子都大了,不是还有保姆吗?”

“……”

陈姨没说,她之所以一直留在北京,只因为有次女儿下班回来时,说的一句话“妈,这么多年,终于在北京也有了家的感觉。”女儿工作不容易,陈姨一直看在眼里,但是她没有想到女儿在北京的生活这么难熬,为了减轻女儿的负担,陈姨不得不在晚年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城市生活。

但终究不同于家里,陈姨还是觉得孤单,“就像是来女儿这做客。”陈姨说。

“我必须留在这里”

唯一能让陈姨感到充实的是陪伴孙子的时光,她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给了这个孩子。从孙子的身上她能感觉自己生命的延续,也感受到某种存在的意义,陈姨这辈的父母把一生的心血全部投在子女身上,一旦孩子远离身边,顿时觉得生命中失去了一项必须要做的事情,原来热闹的家变得冷冷清清。

除了帮女儿照顾孩子,不想回到冷清的家里也是陈姨选择留在北京的原因之一。来到北京,孙子成了陈姨新的寄托。

但照顾孙子的日常和几十年前照顾女儿陈丽有所不同,陈姨在这里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好姐妹,几个人还商量着过段时间,报个旅游团去国外玩一玩,女儿给她报了一个老年大学,英语也能说上几句。

虽然这些老漂们还不能完全适应北京的生活,但是为着孩子,他们也在努力让自己融入北京,留在北京。陈姨说,留在这里总比守在家里只等着女儿的电话强,起码在这里,我能够帮到她。

有多少来北上广深寻求机遇的青年,又有多少为着儿女背井离乡的“老漂”们,没有具体的数值,但是可以确定,还有更多的老人们,在千里之外,带着老花镜在电话的另一头守候着,手写输入法的速度追不上对儿女的思念。

不论是客居在外的“老漂”们,还是留守在家的老人们,他们的诉求出奇一致——多些陪伴,在衣食住行的物质之外,更多关注他们的精神生活,让老人们的晚年不再孤单。


——

喜欢我们的文章记得点赞、转发、收藏

有什么想说想问的可以在评论区留言

大医生会及时为你解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