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臭怎么办,李威,甲鱼

每年都会有很多餐厅悄悄关门,而很多你总会觉得自己那么熟悉并且喜欢的餐厅是被自己吃垮了。

我在二十年前认识了一个叫静静的美女后,我们喜欢吃哪家哪家就关门的黑历史就开始了杨锡栋……

泰星海鲜

自助火锅

和她第一次见面的这个餐厅旧址是第二百货商店。前几年已经拆掉了。当时第二百货商店倒闭后改作绿岛超市,超市二楼,就是婴爽美宝维肤膏这家自助餐厅。

38元一位。饮料酒水海鲜不限量。初见我们还不熟,各自闷头吃自己的锅,大口喝可乐。偶尔抬头,聊一句半句,又低下头,默默无闻相对无言。永远是吃的比说的多,像是两个人在决斗,用饭量一比高下。

就这样居然拼出了火花,拼成了死党。

我们总是第一桌去,最后一桌走,餐厅从安静到热闹,又从热闹回到安静,我和静静同学把装毛蟹的大盆彻底承包了。那一天,可乐喝掉七扎。仿佛要喝到天荒地老才罢休。

后来凡有朋友凑局,我们也带到那里。被我们俩吃态惊到的一位壮汉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您二位……是是是容张一明量大于体积的吧,都这么瘦,那么多东西吃哪去了?

直到有一次,我和静静十一点半走进餐厅门口,经理迎上前来底气十足的说:从今天开始,我们一点半撤菜……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我当时立刻意识到,我们俩的吃法,是对自助餐行业的巨大伤害。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于是乎那天成了最后一次,真实的最后一次。

尽管我们没忍心再去,那里还是不久就关门了。应该是被两个饕餮狂魔蹂躏的元气大伤了吧

看到这里,您千万别想起来,当时在这家餐厅看到手刀什么意思见过这么两个女人

PS. 这个餐厅的经理后来去了华光路当时叫友谊宾馆的一楼继续开火锅自助。当这俩女的某天偶然吃到了这里,那个经理哇的一声喊出来:你们俩来了!然后就是三对眼珠子掉在地上弹起的声音在回响……

金田一村

2002年。

从共青团路走到西二路,向南一拐,路东就是那个当时火爆的馆子金田一村。 以海鲜为主,海瓜子炒的那个好吃。椒盐爬虾也是经典。每色变天下到饭点,客人乌央乌央的多,不预定,要排队等。

在那里见熟人的概率相当高,那时候好吃的饭店不是很多,只要被发现,似乎是所有人都往一处奔。

记得这家的苦瓜蘸蜂蜜做的气质过人。 削成薄片的苦瓜速冻后有了硬度、弧度、透明度,口感清脆凉爽。三伏天里来一口,味蕾的高潮就来了。庄主喜欢这道菜,还为它写了一篇《翡冷翠的玉》,写的柔情蜜意,缠绵悱恻。蒙当时晚报副刊编辑厚爱,发在了报纸上。

有一回,招牌菜椒盐爬虾打对折,好多粉丝纷纷扬扬的就涌了去。我们俩当然不能错过。水族箱里的爬虾生龙活虎,个个肥头大耳。那天几乎每桌都点这个菜。庄主与静静,看着服务员捞出虾称了分量,又看着服务员提着虾进了后厨,开玩笑说,应该给每只虾做个记号,掰条腿下来留着。过会上了菜得对一下腿型才放心。

落座之后正闲聊,那个服务员提着之前刚称好的虾身,手敏捷的以正点菜的顾客为掩护,一个漂亮的弧线,那些虾就又回到水族箱里游泳去了。

服务员!麻烦过来一下! 庄主大喊。

服务员有些尴尬,搓了搓手,跑过来问:有事群侠演义?

嗯……我很好奇,我称的虾你给倒回去,一会你拿谁给我做椒盐?

领班机灵,跑过来解围: 对不起对不起,这次我们不是故意的!

啊? 这次不是……那哪次是呢?

领班发现自己越描越黑,再次抖机灵:你这桌给打八折怎么样……

庄主很无奈的跟同桌的静静说,吃个饭还脚臭怎么办,李威,甲鱼得跟他们斗智斗勇,这么算计我们,太让人伤心了。以后不来了吧……

然后,不久,金田一村所在的房屋拆了。在开发那边的金田一村去过一次,却再也找不到那种狂热追星的感觉。

还有吗?这家店还有吗?

作为张店美食活地图的吃货庄主,目录里已经没有它……

柳泉路上的休闲餐厅们

2000年前后一个时段,有三到五年的时间,雨后春笋般涌现一批极富小资情调的休闲餐厅。

它们沿柳泉路自共青团路向南至红卫电机厂分布,由北向南逐渐稀少。集聚最多的是在现在的银座、至黄桑桥一段。 印象深刻的有红木、罗马假日、三郎、常青树、耐火砖……

之前基本没有什么夜生活的淄博人,一下子有了释放的出口,这些小餐厅成了文艺青年聚集地。

中华宽带网、淄博信息港两大网站的聊天室和BBS的活跃分子,把这些装饰风格各有特色又都不失文艺范的龙鱼混养四大神兽餐厅当成网友见面、聚会聊天的首选。

庄主与静静喜欢去的是罗马假日。我们把这家店吃到崩溃的,是番茄蟹锅。每次两个人就要这一锅,酒精炉慢慢熬着,两个聊着,喝着。西红柿没了,吆喝服务员端回去砸汤。加俩西红柿。鸡蛋没了,吆喝服务员砸汤。回去打个鸡蛋。蟹子没了,就算了,加个蟹子太贵……

常常这样坐到夕阳西下。

有一天番茄蟹锅再上来时,用的是一个大汤盆,没有酒精,没有酒精炉。服务员幽幽的盯着我们说,以后番茄蟹锅就这样上,不砸汤!

这就算是缴械投降了?

这批休闲餐厅应运而生,又应运而去。只有少数存活下来。

常青树还叫常青树,已经变成一个种植餐饮综合体,在城市的北郊经营着薰衣草庄园和火车餐厅。耐火砖搬到西五路又经营了好多年,几年前消失。据说说创办者周老板去了香格里拉?真的假的?这人是我初中同桌,谁有他消息请告诉我啊~

经营三郎的郭氏兄弟分拆了帮,哥哥在理工大东校区门口继续经营着阿郎的店,弟弟从那不再涉足餐饮业,转 去IT界混了,闲暇时间和我们打打网球。

如今,只有脱胎于三郎休闲餐厅的阿郎的店,还固执低保留着想当初的风格。在德方书店的隔壁,傲娇的开放着。

有趣的是,老板永远斯雅贞不收敛傲慢冷漠的态度。倒是客人们觉得自己需要处处小心翼翼, 别惹到老板才能吃饱饭。

消失在西六路的麻辣传说

在西六路上, 太平路口开过小天鹅, 新村路口开过麻辣传说 ,共青团路口开过辣妹子,这三家都是地道川味儿,火锅够劲,炒菜也辣的过瘾。俩妹子都是怕不辣的主儿,只要有新开的川味,决不手软,绝不放过。

这三家存续时间最短的,要属小天鹅了,其次是麻辣传说。辣妹子比前面两家存在的时间都要多了好几年。这三家的消失时间表一出来,干不下去的原因就出来了。 和其他倒闭关门的菜馆一个道理,讲究正宗,材质优良,做工精细,环境优雅,这几条完全做到位,成本就高,酒店生存压力增大。

川菜之所以能横行天下无敌手,是它的包容性。每到一个地方就根据当地口味需求做微调。尤其火锅的配料比例其中大有文章。小天鹅之所以来的快,去的快,只有一个原因,太地道了,原汁原味的重庆儿。 大多数人是吃不消的。

辣妹子火锅改良最彻底。清汤锅,裁一块红油锅底料一煮就是,连专业川厨子都不用请了。成本降低到嗨,食材也粗糙,因此可以轻轻松松走物美价廉的群众路线。味道没那么辣,当地的伪辣友觉这是他们心目中最标准的辣火锅。 我们去,因为它的地势,在十字路口,有沿街大玻璃窗。下雪或下雨的天气,约几个朋友从中午扯到下午。至于吃了些啥,谁也不在意。

我们把辣妹子叫辣袜子,去辣袜子吃的是心情。后来那帮朋友走着走着各自散去,聚的心情没了,辣袜子也随之消失。原址建筑还在,最近几年开了一家意大利餐厅 。竟然是货真价实的意大利人开的。这真让人意外。

小商品街的老重庆火锅

爱吃辣火锅的张店人,除了红房子,几乎没人不知道小商品街公园小学那里的老重庆。

说到这个已经不存在了的老火锅店,我倒是坦然很多。自信不会因为是我和静静去刘善人好病的七个法宝的频率太高才垮掉了,但也的确给吃没了。

我想学校沿街房禁止出租,应该是主要原因。但是他们去哪儿了呢?

有一年冬天天降大雪。两人又占据了临街靠窗的桌。静依然是要了她最爱的猪脑子。我则要了西红柿。我们彼此不理解对方,涮火锅吃那个东西该如何下咽。

窗玻璃被热气熏蒸的雾气蒙蒙,已看不清外面的街景。 突然玻璃从外面被抹出两块清晰的地方,两个人的五官从那个小空间扁扁的压倒了玻璃上。看的出这是两个正在商量吃啥的人,意外发现心仪之处的惊喜表情,他们的狼群4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们沸腾着的火锅。

天呢!娟子! 我喊出来,然后使劲拍了下贴在玻璃上的那张脸。 窗外人的惊讶不亚于窗内的俩人。

原来是两位沂源的老朋友。如此机缘巧合的相遇,是那天让我们不断笑场的谈资,也成了后来我们常常一想起的话题。

从那天起,我们的怕不辣队伍成了三人组,娟子成为吃跨小天鹅、麻辣传说、辣袜子、渝信辣鸭头的三剑客之一。

佳世客的雨花西餐厅

在淄博这个三线城市做西餐,想保持水准又想生存,难度极其大。有几家从开业时的给我的惊喜,到各种偷工减料的省略,再到关门大吉。让吃货倍感无奈。

迪欧、上岛算不上西餐,最多算大型休闲餐厅。距离真正的西餐标准差的很远。凯悦啊?使劲勉强一下,算是西餐吧……这些店土豆浓汤都会糊弄人,说到这里,庄主表示只回避,不说话。毕竟,是当地群众最喜闻乐见的西餐厅啊!

两岸最早在淄博开第一家点的时候,隆重推出台塑牛排,188一份。根据以往经验,刚开业期间最地道。吃货怀着崇敬的心情,很郑重的品鉴了一下。

在旮旯论坛里给一个两岸咖啡点评的帖子回复:台塑牛排地道毛坦厂中学生死协议正宗,沙拉酱与众不同,绝对不是外购成品,一定是厨师手工调制的。没想到,他们店的大厨当时在线,立刻激动的给我回复过来:遇到行家了,我们沙拉酱是…

但半年之后再去按同样的菜单吃,所有的好感化为乌有。

雨王阅枚花西餐厅赶在佳世客倒闭之前早早关门走了。开张之初的雨花西餐生意火爆。因为服务和菜品都满意,我办了储值卡。几乎每周至少一趟。 吃着吃着,变了味道。

那天问服务员,菜不对,换厨师了?问到第三次,服务员才承认,厨师放假回家。后来听老板说,最初来的厨师班底确实专业,但他们主要是为了卖西餐的后厨设备。赚了钱就走人。找不到专山东山伟铝业有限公司业厨师顶上去,生意就一落千丈,只好关门。

雨花走的时候好多老顾客的储值卡没用完,包括我在内。

在三线城市,消费能力(经济实力和鉴赏水平)与其价位和品味旗鼓相当辛辣填sei的顾客毕竟不多,收入不够他们维持一个良性循环。

西二路的快闪杭帮菜

这家专门经营杭帮菜的店,大概是庄主所经历的最尴尬的店了。它开在西二路,租着老粮店的房子。与正火爆着的金田一村对门。

开张没几天被我们俩发现,进去点了三个菜,吃完高兴的不得了。家门口也能吃到这么婉约清新的地道杭帮菜,简直是吃货的幸运!

山东人口味重,尤其吃着黑乎乎粘乎乎的博山菜长大的淄博人。清淡平和的杭帮菜没有抢味元素。没吃过杭帮菜的,去图个新鲜,让他去吃第二次,就觉得嘴里淡出了鸟,还不如啃个辣嘎达头过瘾。

从开业到关门,没撑完第三个月。

我和静静第三次馋杭帮菜的时候,满脑子念想着美味的鸭血汤过去,吃到的却只有闭门木豆二仙汤羹。

王府井缘来是你

时间到了后常青树时代。也是就是休闲餐厅纷纷消失之后,常青树从柳泉路迁址王府井中段。

缘来是你紧邻常青树,在二楼。 厅堂内处处见电影元素,暖色调的装饰素雅舒适。大沙发柔软的让人坐下去就不想起来。

去那里的人大都是图花开堪折txt下载清净的,因此没有人喧哗。没有通常意义的那种后厨,简餐主打。记挂烧腊摆在橱窗里。菜走的是港粤风,却没有早茶小吃,只有几款商务套餐。

老板似乎是没有生存压力的,生意是冷是热,并不是十分介意。价格不高,也不怎么促销。但套餐做的中规中矩。二十几块一份的蜜汁叉烧饭,有汤有饭有肉有菜,与别处的叉烧饭有区别的,也正是吸引我一再流连忘返的,则是其中配的酸萝卜。

在附近逛街或者办事,会到这里落脚,不止我发现这里适合一个人去。

我曾跟一个朋友分析过这里的客人构成规律:单个女概率最多,其次是多女,再次是单男。最后才是情侣。倒是纯男士聚会吃饭的,很少出现在这里。

缘来是你的生意一直不火,只靠着几款简单的商务套餐但却安安静静的存在了好几年。这也算是个奇迹了。

月半弯的粤

那些年被我们吃没了的饭店,根本无法绕开粤菜这个流派。

有一回春节请朋友们聚会,我献宝一样请他们去世纪花园那个坐落在人工湖畔的月半弯,吃我刚发现的正宗粤菜馆。 可大部分人吃不消,其中一个忍无可忍的说了句:老大,能给我来份西红柿炒鸡蛋,再来份酸辣土豆丝咩?这些菜我吃不了……

滚……

印象很深!我是回了他一个滚字。一番好意肉包子打狗了,知音难觅。

可贵的是,此时的静静,依然静静的伴随左右,与我携手游走吃喝江湖。只要听说哪里开了粤菜馆,这俩杀手是必然要到场试试身手的。有些连名字都没来得及被记住,就OVER了。有些去一回就揣着撒贝宁婚姻走到尽头一肚子不满意翻着白眼走人。

还好,这几年我们大淄博明显经济实力上去了。喜欢粤菜的人也多了,做地道粤菜的饭店也能在张店繁荣发展。

当一起回忆到粤菜馆子时,她说别忘了那家,在友谊宾馆院内西边叫什么久还是九的。我们俩可是穿了拽地泪影恨成双长裙去的,也倒闭了,菜做的太不地道了……

谢安琪那首《我爱茶餐厅》里头最深得人心的一句就是:牛油餐包再配以百年浓茶,令倦透的身躯也升华。

现在茶餐厅的师傅做奶茶基本都用锡兰红茶。三种以上的茶叶,焗出来的茶汤橙中带红。冲茶讲究的是水滚茶靓,不高于90度茶叶爆不开。撞茶时壶拎得高,倒得快,空气的碰撞融入是丝滑口感的秘诀。

暂时说这些,谨以此纪念那些已经消失的美好食光……

你还记得哪些已经消失的好吃的餐厅?

你猫君笑猪有哪些比较正宗的餐厅推荐?

欢迎在文后留言哦!

文/吃货庄主

图片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扫描二维码 关注淄博城市发展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