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凤英烈士

纪实小说 《青山英烈——高凤英》之一百作者 田彬

几经周折,驼队跨过了沙漠戈壁,来到了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扎门乌德驿站。从那里,乘上了汽车,向大库伦驰去。

高凤英以前远远地望见过汽车,速度如飞,后头留下一条又长又厚的尘土长城。近前看,原来是个大木头箱子,箱子前头有一个鬼怪似的车头,车头上有两颗明晃晃的眼睛,司机在两个眼睛中间坐着,不知怎弄的,轰隆一声,冒出一股辣鼻子的黑烟,把大伙吓了一跳。大家跳进了那个方形的木箱子里,里边除了佛鼎一行,其余还有许多穿着蓝袍戴着礼帽的蒙古人,他们挤满了车箱,汽车就开动了。

路面很不平,七高八低,屁股下是根根圆木,人们坐在上边,支得骨头干疼。高凤英身体重二百多斤,每一次颠簸都把车箱子蹲得断裂似地呻吟。高凤英也随着骂一声:“这就是汽车,比我步走还难受!”

整整颠簸了三天,每个人小死了一场,大伙就谁也不愿坐下去了。

佛鼎说:“不坐怎么办?不管怎么说,汽车总比人走的快!为了革命,吃点苦吧!”佛鼎又和高凤英说:“凤英,这难道比你坐牢还难受吗?”

高凤英说:“姐夫,你们坐吧,我是步走呀!我的步子大,汽车虽快,路不好走,我跑着追汽车,也比坐汽车舒服。”

就这样,高凤英跟在汽车背后,快一下慢一下地向前行进。路好了,汽车一下射出了很远,高凤英就赶快大步追赶。汽车常常卡住,高凤英还得后边扶车推车呢。到了学校后,有人给他起了个绰号:追汽车的人。

大库伦这个城市很美,但是很简单。该城分作新旧两城,旧城在东南,也叫庄户城,顾名思义,就是贫民城。新城在西北,叫买卖城。新城商业比较发达,商铺也比较集中,蒙古人民共和国党政军机关就设在这里。城东有军官学校,西南一面梁上有眼光庙。南面隔河可以望见黑压压的寒山,寒山上面布满了茂密的森林。党务学校正座落在城南士拉河北岸。

学校很简陋,学员都住圆木筑成的房子,教室也不宽敞,一个长条桌子坐三个人,凳子长短和桌子一样,也坐三个人。高凤英块儿大,占地方,幸好后排有一个单人桌,他就享有了特殊的待遇。因为学校是蒙语授课,高凤英虽然从小走南闯北,长期在牧区生活,也能和蒙人进行交流,但蒙古文字还不通,特别是蒙语的地域性很强,各地发音也不同,授课听不懂。而毕力格蒙文水平比较高,高凤英就说:“二仁哥,你挨着我坐,我听不懂时你好指点我。”

毕力格怎么挨他坐呢,独人桌,独人坐,班里都是连体桌,没办法,毕力格就只能坐在高凤英大腿上,两人一边听课,一边互相交流,一课下来,高凤英的腿都麻木了,毕力格还得给他捶半天腿,他的大腿才能苏醒过来。这不是个办法,老师也反对这样做,毕力格不得不离开高凤英。

万里迢迢来到蒙古就是为了探索革命真理,可是语言不懂等于白瞎。语言关,必须攻破。

蒙古的太阳比归绥的太阳每天多照两个小时。三月的太阳已经咄咄逼人了。吃过了晚饭,太阳还在半空挂着。高凤英早就想好了,晚饭后就到寒山去。那儿森林密布,空气清新,没有人打扰,去那里背单词,复习功课再好不过。他正要悄悄开溜,佛鼎领着毕力格笑嘻嘻拦住了他:“凤英,走,咱们进买卖城转转。”

“姐夫,我的蒙语不行,得找个地方去背单词。”

“走吧,先吃饱肚子再说别的!”佛鼎执意要他上街,毕力格也说:“不着急,好几年哩,不在乎眼前这几天。”

佛鼎是个善良而且最能体谅别人的人。来到党务学校后,生活比较艰苦,每人打份吃饭,一顿饭只有五六块土豆,多半碗米饭,其他就是酸梅汤了。本来量很小,加上酸梅汤发酵,饭后一会儿,肚子里就咕噜咕噜闹饥饿。佛鼎知道高凤英和毕力格的体格和饭量,担心他们难以支持自己的身体。他就自己独自上了街,看看能不能找点营生,挣几个小钱,补充一下学校的饥饿。

佛鼎把他俩领到了一个土建工地上。一个高大的俄罗斯人正指挥一群人挖壕。看样子是要在地下铺什么管道。佛鼎是个俄国通,他先和那俄国佬用手比划了一会儿,就伸出了四个指头,说:“特利。”那俄国佬笑着摇头说:“念,阿尽!”一个“特利”一个“阿尽”争了半天,脸红脖子粗的,没什么结果。佛鼎蹲下来,在地上乱画了一顿,大概还是和这个俄国佬讨价还价。

佛鼎想让凤英和毕力格给俄国老挖沟,挖一方土,佛鼎要挣三个卢布,俄国人只给一个,两人又吵了半天,还是没个结果。佛鼎无奈何,正要作罢而走,那俄国佬拦住了佛鼎,又伸出了两个指头,说:“得哇!”“得哇!”意思是挖一方土给两个卢布。佛鼎还是主张“特利”三个卢布。他扭头和凤英说:“走哇,挖一方土挣两个卢布,只能买十克大米,太吭人了。”

谁知道,那俄国佬又拦住了去路,说了一嘟噜俄语,一下把佛鼎气得炸了肺。俄国佬说“你们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给你两个卢布就可以了。”佛鼎说,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布尔什维克是兄弟党,怎么能污辱中国人?那俄国佬一听布尔什维克,脸色徒然胀得通红,骂起布尔什维克是恶棍强盗,还骂中国共产党是帮凶,中国人是猪!这些话高凤英和毕力格听不懂,但只见佛鼎的脸色气得铁青,手指点着俄国佬的脑壳子大叫。俄国佬也大叫起来,互相指着对方的脑壳。佛鼎以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怒容和高凤英说:“板小,来教训教训这个北极熊,他污篾中国人,污篾咱们共产党!”

话音未落,哪容得高凤英先动手,毕力格早已飞起一脚,把俄国佬踢了个狗吃屎。高凤英弯下腰来,象抓一只小鸡一样把他在天空中晃了两晃,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只大脚正要踏在他的胸脯时,佛鼎摆摆双手,说:“行了,教训一下就行了!”

佛鼎弯下腰,拉起了俄国佬,拍了拍身上的土,说:“领教了吧?这就是你说的东亚病夫!”随后他又伸出了三个指头,说“特利!特利!”

那俄国佬看见高凤英虎视眈眈,毕力格又抹起了袖头,赶快怂下来说:“哈罗少,哈罗少,特利,特利!”

这笔交易就这样达成了。那俄国佬赶快从身上掏出了一沓子卢布,数也没数,递给了佛鼎,大概是说,这是赔礼道歉的钱。

佛鼎也不客气,一挥手说:“走,咱们找个饭店先饱饱吃一顿。”

吃完了饭,大家好高兴。都为中国人出了这口恶气而自豪。佛鼎说:“苏联布尔什维克的最大敌人就是孟什维克,就像共产党最大的敌人是国民党一样,对他们绝不能手软和客气。”

(未完待续)

高凤英烈士牺牲地土默特左旗万家沟小火烧

高凤英烈士牺牲地土默特左旗万家沟小火烧

高凤英烈士牺牲地土默特左旗万家沟小火烧

中国著名作家田彬先生

作者简介:田彬,原内蒙古古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从1976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发表《狼烟血光》《青山风骨》《长沟流月》《青诀》《蝶变》等长篇小说十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人》《按摩女》《孙老胖进山》等六部。微型小说集一部,诗词集两部,尚有其他文体著作二百万字,共计七百万字。

编校 : 任瑞新 马素峰


中国阴山作家网编辑部全体成员

总顾问: 田彬 潘瑜

总策划: 任瑞新

总编辑: 泊渔

主 编: 庄筱濛

副主编: 牧哥 翁衮山 国艳

编 辑: 叶子 隐逸 静子 白墨 席雍 空谷幽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