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难受,不想说话。”

2018年12月10日晚11点半左右

求医途中的睿睿缩在轮椅里

说出了生前的最后一句话

只有9岁的睿睿经历了什么?

△曾经活泼阳光的小睿睿。受访者供图

中年得子,父亲送他去国学校学习感恩

父亲周建奎说,睿睿出生于2009年,当时他已年近40岁,中年得子后一直把睿睿当成自己的希望,期望孩子能成才,懂得感恩。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周建奎得到一张玉琨学校法人王竑锜的国学讲座光盘。

“当时听过王竑锜的讲座,宣扬的全都是仁义大爱,而且还是很多学校的教授,自己就特别信服他。”于是周建奎决定把儿子从重庆送到千里之外的吉林玉琨学校读学前班。

玉琨学校网站简介显示,该校以国学文化为特色,用中医教育保障学生身体健康,用辩经教育开发学生的心智。

在刚去的时候,睿睿的确变得很有礼貌,见到人都会鞠躬打招呼,还会背诵一些国学经典。但是时间长了就发觉孩子似乎被管得过于严格了,本该是长身体的时候,却始终瘦小,同时也缺少些小孩子的灵气。

2018年,睿睿已是该校三年级三班的班长,也是班里的skape尖子生。睿睿在十一期间放假回家后,“我们发现他越来越瘦,就想给孩子转学了。”周建奎说,“当时想给班主任打电话沟通,但睿睿的反应似乎特别恐惧,哭着抱着他妈妈的腿不让打。

孩子越来越瘦,老师医美,喜欢你,荠菜的功效与作用说孩子已发烧一周

2018年12月5日,周建奎像往常一样给睿睿班主任丁雪打电话,被告知孩子已经发烧一周。校医闫振丽告诉他,睿睿只是因积食引起的发烧,除了在校医院治疗外,校医还给他减了饭。

除了减饭外,睿睿还曾吃过“小食粉”——该校医务室自制的一种中药粉,共有28种中药粉末,例如石膏、肉桂、丹参、干姜等。校医诊脉后根据病情配置药粉,这在该校并非秘密,大部分家长手中都有“小食粉”。

病情没有确诊,睿睿就已死亡

睿睿的病情在12月7日变得复杂起来。

7日晚周建奎给班主任打电话,校医闫振丽称睿睿病重,让家长赶紧想办法接出校外da师演员表治疗。次日晚,周建奎见到了躺在床上的睿睿。孩子面色暗沉,瘦得已经脱相,连说话都没有力气。

闫振丽拿出一张由县第一人民医院开具的血常规检验报告单表示,“你家孩子得了白血病,如果在医院化疗的话没的(指病故)更快,不如采取中医手段保守治疗。”

而在另一份医学影像学诊断报告书中显示,“肝脾增大,请临床进一步检查。”

除此之外,并没有睿睿病情的确诊报告。

周建奎说,8日当晚陌友恋恋,闫振丽向自己推荐她的中医师父——河南平顶山的中医王某,周建奎带着睿睿乘坐火车于12月10日抵达河南平顶山,王某未给孩子治疗,建议去当地三甲医院进行诊疗。

周建奎的妻子赶到河南平顶山后,与儿子相聚了3个小时。当时睿睿缩在轮椅里,头也抬不起来,声音特别小,“妈妈,我难受,不想说话。”这是睿睿生前的最后一句话。

12月11日心不设防楼雨晴凌晨10分许,睿睿在河南当地一家医院急救无效后死亡。

学校法人:你们家杀业太重

睿睿死后,父母和校方达成协议:校方一次性支付睿睿父母孩子因病意外死亡赔偿金55万元。

校方与睿睿父母签署的《关于睿睿因病意外死亡赔偿协议》。

事后,周建奎夫妇逐渐缓解心态后,想联系校方将睿睿的遗物取走,并联系上该校法定代表人王竑锜。

双方的通话录音显示,王竑贺兰才人锜称虽然自己始终没露面,但亲自为睿睿念了5天经超度灵魂,并表示:

“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为你们家杀业太重,作家长的应该忏悔。”

“你不服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等着瞧!”

玉琨学校官方网站显示,王竑锜是著名民营企业家、慈善家、教育家,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大学德育教授、吉林大学以及东北师大客座教授。记者登录所涉高校官方网站,没有材料证明王竑锜的教授身份。

回想起睿睿身上的淤青,周建奎认为,事情或许还有其他内情。

周建奎说,自己从其他家长处了解到,在该校出问题的孩子不止与王纯甫书睿睿一个,“整天念经站桩,当仪琳遇上东方不败只要有孩子生病就‘减饭’,让他们忏悔、体罚。我真的不明白,他们究竟让我儿子忏悔什么?他身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睿睿死亡事件有关部门多次进行了调查,县教育局2月进行了两次调查后给周建贝若蒂奎出具了《调查情况》。

秦科长说,经过调查发现,周建奎所反映的主要问题学校都不涉及,学校主要的问题就是延误了睿睿的治疗。“闫振丽是玉琨学校的保健医生,卫罗那尔多校中专毕业,农村的医生哪能有那么高的医术?当时孩子高烧后,闫振丽就采用了土方法刮痧、拔罐进行物理降温,结果没有好转,过了几天孩子体质越来越差,这才引起了重视。”

2018年12月26日,周建奎向县公安局报案,提出闫振丽非法行医,对此警方作出审查后决定不予立案,原因是“该案不符合立案标准”。

王竑锜则表示,因周建奎通过网络所说的情况鹿血蓄能片不符合事实,正在起诉周建奎。

周建奎夫妻说,“我们必须为儿子讨回公道。”

睿睿上国学学校后死亡,学校负责人竟然归结为“杀业重”……如此迷信的说法无异于对睿睿家人的二次伤害,难免容易刺激睿睿家属,跟教育的本义相违。

目前,睿睿的祁汉谢梦病因并无确诊报告,校医是否喂食“小食粉”艾爵隐形眼镜、学校是否存在体罚等情况,也陷入罗生门,有待进一步调查。

可单从“杀业重”的回应来看,这所学东香茗园校的教育质量就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当下这个遵循现代科学、常识和逻辑社会里,如此迷信和陈腐的“教育者”,果真能培养出合格的学生吗?

该校官网介绍的教学内容

据了解,涉事国学学校自称是“设有小学、初中、高中全日制学历教育的民办寄宿制学校”。但我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学内容和教科书必须由国家审定,“未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出版、选用”。也就是说,没有哪所“国学学校”能提供正常的义务教育内容,也没有合法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是能搞全面的“国学教育”的。

之前,歌星孙楠孩子到徐州的“华夏学宫”接受国学教育,结果被网友扒出“华夏学宫”根本就没有办学的教育资质,只是培训机构。玉坤国学学校到底是什么性质,是否具备办学资格,也该由当地教育部门给出明确解释。

说到底,对男童睿睿之死以及由此令羽擎苍甜文引出的各种问题,无关什么“杀业”,是个别国学学校跑偏了文华街三号院,走到了教育的反面。一些人自信地认为在“国学”外衣的保护下,能够毫无顾忌地行违规之事、传播愚昧思想,殊不知,社会理性在发育,一些封建、陈腐的观念早就被丢到了垃圾堆里。

国学是国人的文化根脉韦小宝之独霸群芳,也有传承价值。但从江西豫章书院、山东博雅教育学校虐待学生,到此次涉事学校又被曝出诸多乱象,不得不说,当下很多国学班鱼龙混杂,有些当不起国学之名。特别是涉事校赵向进方面对男童之死,居然拿“杀业重”说事,这无异于以国学之名复辟封建迷信、华视微讯传播因果报应。

这显然是国学难以承受之重——国学学校本不该成为酝酿愚昧、迷信、反科学的培养皿。

来源:新晚报综合整理上游新闻(ID:syxwkhd)

新京报(ID:bjnews_xjb)

版权归原作者所别拿班花不当干部有

编辑:小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