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战争太多,守城战也很多。我们在电影中看过很多惨烈的守城战,其惨烈的场面往往让观众心惊肉跳。

但真正的守城战其实往往比电影中的还残酷许多。

咱们这里要说的唐朝安史之乱期间的一次著名守城战——睢阳保卫战。

755年12月,安禄山派降将张通晤攻陷宋州、曹州,谯郡太守杨万石、雍丘县令令狐潮等投降,这时张巡为真源县令,看见诸州县皆降,立刻组织千人起兵讨贼,张巡率众到达雍丘,单父县尉贾贲已将叛将张通晤杀死,两者合兵进驻雍丘,不久贾贲战死,张巡率众,固守雍丘。

756年三月,叛将令狐潮率四万兵卒围攻雍丘,张巡趁令狐潮立足未稳,率众出击,将令狐潮军击退数十里。第二天叛军又至,在城下环置火炮,炸塌城墙,张巡用竹木捆绑连接后竖在倒塌城墙上,抵挡叛军进攻,叛军如蚁般趋至,张巡用草扎灌以桐油点燃,抛向叛军,叛军被烧死无数,攻城无果。叛军攻城疲惫,张巡派奇兵夜袭,斩杀无数,你攻我守,你守我攻,双方撕杀六十余日,大小战斗三百余次而城未被攻破,叛军坚持不住,撤走。五月,令狐潮再围雍丘,张巡身边六位将领认为坚持不住,劝张巡或降或走,张巡宣誓后,将六人斩杀,于是士气再振。敌攻逾急,巡守逾紧,城中箭尽,张巡用草人夜缍,叛军以为城中偷袭,万箭齐发,天明方知上当,而城中得箭十余万支。后来张巡夜派死士数百缍城而下,叛军以为是草人借箭老把戏,嬉笑置之,谁知这次是真勇士,叛军来不及抵挡,营被烧,兵被杀,一卒溃退,万士皆奔,溃至陈留,才稳着阵脚。

公元756年十二月,叛军攻下鲁地、东平、济阳后,雍丘战略地位已不重要,张巡率兵至宁陵,雍丘保卫战以张巡全胜告终。

至德二年(757)正月,安庆绪派手下猛将尹子奇率归、檀、罗、奚胡兵十三万,扫荡河南,兵锋所指,诸城皆下,很快将睢阳围的似铁桶一般。睢阳太守许远自忖,军事才能不如张巡,便向驻守宁陵的张巡求援,张巡率众突破敌营进入睢阳,两军相合,共计六千余人。

尹之奇劝率失败后,立即集中兵力攻城,张巡许远率众迎击,你来我往连续战斗16天,击退敌兵数百次,俘敌将六十余人,杀敌二万余人,城下积尸如山,五月天热,尸体腐败,十里之内腐臭熏天。许远将指挥重任交于张巡,张巡欣然接受,尹之奇久攻不下,只好围而不攻。

三月,尹之奇再攻城,张巡以忠义激厉将士,杀牛飨士,士气大振,张巡亲率大军冲入敌阵,经过鏖战,斩杀敌将三十余人,士卒三千,之后乘敌惊乱,安全撤回。第二天,叛军强力攻城,张巡迎头痛击,昼夜鏖战达三十余次,击退敌兵。此后双方你来我往,达两个月。 五月,尹子奇再增精兵继续攻城,这次张巡改变战法,不再与敌硬碰,敌攻我守,敌驻我扰,虚虚实实犹若神兵,叛军疲于应付。张巡与将军南霁云、雷万春看准时机,率五十余骑突然出城,杀入敌营,敌军反应不及,被斩5000余人。擒贼先擒王,但认不出谁是主帅尹子奇。张巡拿出蒿杆作箭,射向叛军,叛军以为张巡箭尽,拿蒿杆秉报尹子奇,张巡见状,命南霁云放箭,弓弯弦响,箭似流星,正中尹子奇左目,尹子奇大叫一声,慌忙撤退,经巡率众追击,几乎将尹子奇擒获。

双方拉锯至七月,尹子奇更加焦燥,增兵至七万。本来睢阳积粮6万担,够一年之需,不过被虢王李巨调走一半。睢阳被围多半年,城中粮尽,无奈将树皮草根糅进粮中充食。将士战斗体力消耗很大,吃不到足够的粮食,许多兵士失去战斗力。饿死人数每天都在增加,死尸得不到收葬,瘟疫开始流行,军力损失很大,仅余1600余人。这时叛军的粮道已经打通,兵源得到很好保障,睢阳形势越来越严峻。

叛军将睢阳围得水泄不通,但是驻守在谯郡的许叔冀、彭城的尚衡、临淮的贺兰进明却畏敌入虎,拥兵自保,按兵不动。敌将尹子奇创新战法,力争早日破城。尹子奇制造一种带轮云梯,上面连接大铁笼,可容近百兵士,攻城时将云梯推至城下,依靠车轮推近拉远来调整高度,临近城头,兵士打开铁笼,杀向城堞。张巡见状,绳系铁钩,抛向云梯,抓住后拉固定,使云梯不能调整距离,然后以蒿草灌油烧向铁笼,敌兵进退无路,化为焦炭,跌下城墙。张巡在城墙中间部位挖洞,设置暗哨,敌兵攻城爬近时,刀枪箭从暗哨中冲出,敌兵受创跌入城下。

八月,城中守军仅余600余人,张巡派南霁云前往唐军求救,诸将官畏敌入虎,坐视不救,南霁云怒断手指明志,后仅求得真源、宁陵援兵三千,夜闯敌营时损失过半,仅有千余人突入城中。

双方继续撕杀到十月,睢阳城内粮尽援绝,有人提议放弃睢阳突围求生,张巡认为,睢阳是江淮屏障,假若弃城,固可保命,贼乘胜掩杀,席卷江淮,国家就危险了,何况我们断粮,身疲腹空,能走多远?尽管诸将现在不敢出兵相救,随着形势发展,必定会有援军受命而来,大家还是坚守待时为佳。

城中粮尽草木皆枯,只好挖鼠罗雀以填饿腹,不几天鼠灭雀绝,彻底断食。勉强生存下来的将士也骨软筋疲,杀敌无力。

十月下旬,城中饿卒不能再战,尹子奇再用云梯攻城,张巡许远南霁云等诸将拼力死战,手刃几十叛军,尹子奇敬仰张巡等忠义,下令活捉,张巡许远南霁云等三十六人力尽被擒,这时城中仅余四百余兵士,百姓全亡。

张巡等被押至尹子奇营中,叛军将士仰之如天神,不敢直视。尹子奇惊视张巡,问:“听说你每到战斗时,面部充血、睁眼欲裂,切齿欲碎,这是为啥?”,张巡答道:“我想将你等叛臣贼子吞食净尽,不过力屈被擒而己!”,尹子奇大怒,拿刀刺进张巡口中,用力乱捅,齿落口破,鲜血直流,而骂不绝口:“我为君父死,你为逆贼,猪狗不如,还想久活人世吗?”,尹子奇大惊,欲释放张巡胁迫其降,周围诸将说:“张巡守城这么久,要降早降了,现在他为旗帜,久留必定生乱”,叛军逼迫南霁云,南霁云沉默不答,张巡大声叫道:“南八子,男儿死就死了,切不可屈节”,南霁云笑道:“我正做长远打算,你这样了解我,我怎么能屈膝偷生呢?”,尹子奇知道让他们投降是不可能的,将他们拉出斩杀,与张巡一起遇害的共三十六人。

睢阳陷落后第7天,河南叛军在唐军打击下,示来得及控制运河,就败退北撤。

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

睢阳坚守两年,牵制叛军数十万大军的重大意义,不但是为唐王朝力保东南半壁财赋之地,更护佑了江淮以南千万百姓不至于也落到睢阳这样的地狱绝境。张巡困守孤城坚持到最后时刻,不屈殉国,论忠烈论人品皆无可挑剔,配得起所有身后褒荣美誉,后世一切赞美景仰。

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他们并不是为某个王朝的统治者去殉死,而是为了守护大多数人的家园不被侵害,捍卫身后千万百姓安宁生活,才在胡骑铁蹄中,叛军刀锋下,竭尽所能想要力挽天倾。

如此一个英雄群体在生死绝境中,捍卫和守护中国古代史上最伟大昌隆的文明,共同谱就一曲浩气长歌。民族英雄文天祥,在千古史诗《正气歌》中将张巡和众多华夏民族伟大英雄同列: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