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编就接着讲余万清与吴如孝决战镇江的故事。在上一篇文中,小编说到余万清有两位大神护体,吴如孝的身后却蹿出三只猪队友。猪队友们拉着他的手,活生生上演了一部暗黑童话剧《三只小猪盖房子》。当然,三只小猪给吴如孝盖的,肯定不是遮风挡雨的房子,而是活死人墓。

下面,小编就一一介绍一下,这三只小猪都是谁?

猪队友No1:石达开。

其实,石达开原本是吴如孝这边的大神来着。

天京之变后,石达开逼迫洪秀全交出了韦昌辉、秦日纲与陈承瑢的脑袋,从而打击了政敌,集中了权力,稳定了局面。不久,石达开回到天京,担任通军主将,开始主持政务。他可不是光杆司令上任,而是随身携带着五万大军。之后,石达开把这五万人分到了太平天国的各大战区,吴如孝所在的镇江自然也补充了不少兵力。 人们开始相信,太平天国这艘巨大的破船已经躲过了内讧的暗礁,将在翼王的驾驭下最终驶过惊涛骇浪。

然而,事态总是发展的,变化的,石达开本是羽翼天朝的大鸟,却最终变成了《西游记》里的二师兄。

以前,很多文章提及石达开回京主政,总会使用一个成语,那就是“力挽狂澜”。然而,石达开在太平天国从来就没有力挽狂澜过,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可能有。

众所周知,天京之变前,太平天国在江西、安徽和湖北都占据了不少土地。而天京之变后,由于高层间的火并,太平天国各大战区都开始了丢城弃地。

我们可以把力挽狂澜分为三个等级:

A上等的力挽狂澜:不仅夺回失去的土地,还比天京之变前有所开拓;

B中等的力挽狂澜:只夺回失去的土地;

C下等的力挽狂澜:刹住丢失地盘的车。

那么,石达开是哪一种力挽狂澜呢?

答案是D:以上答案都不正确。

小编曾经以县为单位,统计过石达开主政时期太平天国丢城弃地的数量,那是要超过天京之变期间的。连最基本的守土都做不到,如果这也叫力挽狂澜?那么,力挽狂澜中的“挽”应该与“挽联”中的“挽”是同一个意思了。

其实,做不到力挽狂澜,最郁闷的莫过于石达开自己。渐渐的,他发现回天京主政是个巨大的错误。

从1853年建都伊始直到二破江南大营的1860年,天京就一直没个首都的样子。试问,你见过哪个国家的首都城外就驻扎着敌军大营的?尽管太平军在一破江南大营时把清军赶到了85公里外的丹阳,但由于天京之变,敌军很快又逼近了天京。因此,在1860年之前,太平天国始终无法以首都为中心向周边进行民政辐射。比较起来,安庆因为周边环绕着大大小小的卫星城,看起来更象个首都。

石达开郁闷,他的同龄人咸丰就更加郁闷。在咸丰的眼中,太平天国占据的大大小小的城池就好比扎在他身体上的一根根的刺,天京则是心头上的那一根。所以,直到二破江南大营之前,清帝国一直把军事重心放在天京,而帝国的财力也会最大限度的向天京战场倾斜。

石达开打仗,一向喜欢避实就虚。在这种内外交困的背景下,他开始打起了脚底抹油的算盘。不过,真正促使石达开出走的催化剂是一个人。

那就是何桂清。

记得十几年前,小编曾经玩过一个古老的单机版游戏《仙剑奇侠传》。在游戏里面,主角会因为不断的打怪升级而修炼出一个又一个的绝招来。其中,最牛叉,也最令小编舍不得使用的绝招莫过于“乾坤一掷”。乾坤一掷,是游戏中的神级杀伤,可以对敌方全体造成巨大伤害。当然,代价是扔出大量的金钱。

其实,带兵打仗也是如此。人与人的智力不会相差悬殊,太清之间顶级谋士制定出的战略战术也是各有千秋。追根究底,战争就是双方经济实力的对决。曾经有人向曾国荃请教胜利的秘诀,他只说了八个字:“杀人如麻,挥金似土。”曾国藩也说过,带兵打仗,万万不能省钱。的确,不把兵大爷们都喂饱了,谁肯豁出命来替你打仗啊!

不过,当江南大营在两江总督瓜尔佳·怡良负责筹饷时,一直处于半饥不饱的状态。大营月需饷银20万两,怡良只能搞来7万两,不够的,需要广东和浙江协助。

1856年,两江地区大旱,大营的饷银开始短缺,于是,太平军趁势来了次一破江南大营。

其实,咸丰非常喜欢用本民族的臣子。他利用太平天国之战,把很多满人都提拔到了封疆大吏之位。不过,鉴于两江混乱的财政,当怡良因病出缺,两江总督虚位空悬之时,皇帝还是破格启用了理财圣手何桂清。何桂清早在担任浙江巡抚期间,就以筹饷得力名震朝野。如果让何桂清与石达开打擂,不到三合,白面书生何桂清肯定会被石达开一掌打翻在地,但因为何桂清是筹饷大手,就好比拥有乾坤一掷的绝技。说实话,金钱就是万能的!

何桂清上任之后,以前的两江地区每年需要外省协饷,如今不仅实现了自给自足,还翻了倍。

不过,尽管何桂清因为筹饷得力获得了朝野上下的交口称赞,却有一个人对他颇不服气。这个人就是当时与何桂清齐名,并称为“何胡两宫保”之一的湖北巡抚胡林翼。

胡林翼说,何桂清能筹饷,那是因为浙江、两江是中国最富的地区。他不过是用现成的面做出饼来。而我经营遍地战乱的穷省湖北,依旧能够源源不断供应湘军的饷银,才是巧妇做出了无米之炊。不过,这是题外话。小编因为写完太平天国在镇江篇后打算接着写胡林翼,在此插播一则广告。

1857年5月5日,咸丰以何桂清署理两江总督。6月2日,石达开离京出走,从此开始了分裂之路。

很多文章提及此事,都会把重点放在洪秀全对石达开的猜忌上面。其实,上下级之间,又怎么会没有矛盾?何况,我们是如何知道洪秀全欺负石达开的呢?答案是出自石达开一方的宣传。

石达开出走之后,以安庆为大本营,很快就把天王如何猜忌他,想要谋害他的告示,在太平天国辖区内贴了个满天飞。在占据舆论最高点的同时,他号召广大太平天国将士“或随本主将,亦足标元勋。”

就这样,石达开等于在天京旁边又开了一家竞争公司。他利用种种手段挖人、猎头。不少人比较了两家公司的实力和待遇后,跳槽去了石达开那里。

我们看一下溧水和句容。溧水和句容是太平军一破江南大营时拿下的城市。天京之变时,江南大营趁机从丹阳杀到了溧水和句容城下。然而,即使天京城内血流成河,这两座城市也固若金汤。谁知,就在石达开出走后的第九天,溧水首先陷落了;一个半月之后,句容又陷落了。正是石达开先以出走动摇了军心,又以釜底抽薪挖走了兵力,才导致溧水和句容成为了分裂政策下的牺牲品。

石达开这么闹腾,洪秀全自然是又急又气。然而,大敌当前,他顾不上与对方撕逼,而是采取了怀柔政策。因为跑的仓促,石达开把金银财宝和新娶的王娘们都一并丢在了天京的翼王府。这可真真是视钱财如粪土,视妻子如衣服。

然而,东西和老婆他可以不要,洪秀全却不敢不还。从送老婆为起点,洪秀全的使者们开始了从天京到安庆的单程之旅。石达开的家财、铸有“义王”二字的金牌、金印,朝内大小官员的联名求救书一趟趟的送到了石达开那里。洪秀全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石达开回来,继续在天京主持大局。

那么,石达开是怎么回应的呢?

他笑纳了财物和王娘,以及使者。当然,也有一些冥顽不灵,坚决妄图回到洪秀全身边的使者。对他们,石达开杀无赦!

于是,洪秀全开始了头风兼便血。

吴如孝虽不象洪秀全那样急出了病,却也颇为狼狈。翼王自安庆向天射出一支穿云箭,那是千军万马来相见。小小的镇江自然也跑去了不少人。而且,由于溧水和句容的陷落,清军集中了兵力,开始把镇江当成重点开始了围攻。

看过小编之前文章的,自然知道负责攻打镇江的清军将领是余万清。他是个战斗力低下的战五渣。然而,江南大营为了再接再厉拿下镇江,干脆打出了一张王牌,那就是当时清帝国的第一名将张国樑。

1857年7月26日,也就是句容陷落的10天后,张国樑率领大军,兵临镇江城下。此时,长江就好比一条绳索,连接着镇江和天京这两只奄奄一息的蚂蚱。

不过,吴如孝从来就不是吓大的,他带兵出城,直接就给了张国樑一个下马威。一场混战过后,张国樑身边的都司周显清被吴如孝打死。

张国樑拿不下镇江,清方加大了力度。不久,江南大营的统帅和春来到镇江,亲自主持攻城。

不过,和春和张国樑一样,都踢到了吴如孝这块铁板。清军几次攻打,竟然均以损兵折将而告终。于是,他们改变战术,开始在镇江城外挖壕沟,采取了坐困之计。所以说,在太平天国之战中,“结硬寨,打呆仗”根本就不是曾国藩的专利,而是一种普遍的战术。

不得以,吴如孝只得向天京求援。然而,人都跳槽去了安庆,洪秀全哪有良将可派,万分无奈之下,他只有再次向石达开派出了单线头使者,苦苦哀求对方大发善心救一救镇江。这次,石达开倒是让使者回到了天京,跟着使者一起来的,则是一张画出来的大饼。石达开告诉洪秀全,他会派张乐行回去援救,同时会让陈玉成去分扰皖南。与此同时,天京近郊的告示却又贴出了新花样。这次,告示的内容是“意在解散洪秀泉党羽”。

洪秀全看了看左右,只有洪仁发、洪仁达两个哥哥侍立两边,就如同哼哈二将。不得以,他只得把压箱底的大哥派去了镇江。

猪队友No2:洪仁发。

话说,一看洪仁发这三个字,熟悉太平天国的朋友们就很难不把他和猪联系在一起。然而,小编行文至此,竟然不由得心酸起来。试问,如果不是山穷水尽,洪秀全至于把至亲兼草包的发哥派到危险之极的战场吗?

毫无悬念,以洪仁发为主帅援救镇江的军事行动以失败而告终。他带领的军队还没靠近镇江,就被打回去了。在清军的奏报中,洪仁发甚至来了一次脸部着地的阵亡。

其实,对于吴如孝来说,石达开虽然是猪队友,但翼王的目标是天王,人家不是针对他的;洪仁发虽然也是猪队友,但人家一直在尽心竭力的为镇江战斗,尽管失败,但那是能力不足,实在没办法。只有这三只小猪中的最后一只才是最可怕的猪队友。

猪队友No3: 谢锦章。

比起石达开与洪仁发,谢锦章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甚至还远不如吴如孝有名。因为史料的稀缺,在太平天国史中,有很多象谢锦章这样的人,突兀而来,突兀而去,在清方的奏报和书信中出现过只字片语,就好比划过天际的流星。

那么,谢锦章是什么人呢?

他是瓜州守将。据小编分析,他应该是1856~1857年间新上任的。

王安石有诗云:“京口瓜洲一水间。”京口,是镇江的马甲。镇江与瓜州,相隔着长江两两相望。在太平天国之战中,镇江和瓜州一直倚为犄角,两地的太平军也用两岸配合的方式在清军的攻打下一次次的化险为夷。

不过,镇江因为在长江以南,它的主要敌人是江南大营;瓜州因为在长江以北,主要敌人则是江北大营。本来,吴如孝和谢锦章被一条长江分开,想掐架也不可能。但自从江南大营对镇江展开重点围攻后,石达开不派人,洪仁发来不了。幸好,江北大营的统帅是满人德兴阿,此人比洪仁发还草包,不到迫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进攻瓜州的。于是,谢锦章自告奋勇,带领人马自瓜州渡江,对镇江展开了援救行动。

终于,暗黑版童话剧《三只小猪盖房子》中的最后一只猪队友华丽丽的登场了。

话说,谢锦章的双脚一踏上镇江的土地,那叫一个霸气侧漏。自上一次蝗灾过后,吴如孝在镇江又补种了不少蔬菜。咸丰年间没有百草枯,更没有滴滴涕,所以它们都是纯天然绿色有机食品。谢锦章和手下难免一见就两眼发光,立即拔出来吃了下去。

吴如孝差点晕倒,这哪里是援军,分明是跑到镇江吃白食的人形蝗虫。不久,人形蝗虫小分队化身为异性,因为他们又看上了吴如孝的鸡和狗。别惊讶,镇江虽然被围,但城中一直养着这两种动物,鸡会下蛋,会打鸣;狗能报警,还会防范黄鼠狼来偷鸡。所以说,尽管敌军就在城外,但关上门,镇江也是鸡犬相闻的田园世界。

然而,它们在异形小分队眼中,就是有机食品。不久,谢锦章和手下用自己的五脏为镇江的鸡和狗体贴的搭了温暖的小窝。

我们知道,吴如孝是在1854年3月,开始接替罗大纲主持镇江军务的。李秀成在《自述》中也说过:“天朝镇江守将吴如孝,提理仪征、镇江一带兵权,概归吴如孝掌管。”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老资格的吴如孝应该是谢锦章的领导才对。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因为谢锦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反客为主的气场。

谢锦章来到镇江后不久,江南大营版的“结硬寨,打呆仗”起了作用,天京与镇江的道路都被封死。吴如孝派往天京求援的信使只能无功而返。

谢锦章大怒,他拍案而起,指着吴如孝的鼻子骂道:“你个没用的东西!”然后命人把老吴拖出去打屁股。

话说,领导和同事的屁股岂是随随便便能打的?尤其是在太平天国,打屁股打出过人命。东王杨秀清不就是因为打了天王、北王、燕王等一大票人的屁股,才导致了天京之变那场大火并吗?

而且,杨秀清打别人屁股时手握实权,谢锦章不过是个客将。吴如孝在镇江经营多年,势力根深蒂固。只要发话,他分分钟就能把谢锦章打翻在地。

然而,打翻之后呢?打翻谢锦章容易,但之后的火并无法避免。那样一来,镇江还能在大敌当前守住吗?吴如孝权衡利弊,然后迅速做出了决定,那就是让谢锦章去打。

行文至此,小编不由对吴如孝顿生佩服之意。吴如孝有着压倒对方的实力,性格也一向强势,但在危难关头,他却能够从大局出发,做出不可思议的退让。这种心胸,这种魄力,是内讧那帮高层也无法企及的。

吴如孝,真可以说是太平天国中最被低估的名将。

不过,内部的危机虽然暂时化解了,但江南大营版的“结硬寨,打呆仗”却依旧坚如铁壁。清军用武力攻不下镇江,又加大了招降力度。这次,不用余万清动手,和春和张国樑亲自监督,印刷了二百张“投顺免死”、“杀贼来献发顶子”的传单,命人用箭射到镇江城内。

与此同时,缺粮,成了镇江挥之不去的噩梦。内忧外患之下,镇江太平军高层喊出了一句在太平天国守城史上最气壮山河的口号:“吃水也要吃两个礼拜,等南京兄弟下来。”不过,就连吴如孝的侄子都说:“实在冲不出去,就不顾南京,要投诚了。”

镇江最后时刻到了。

咸丰七年十月,财神何桂清大驾光临镇江军营,他召集全体将士来到城下,打算当众放大招“乾坤一掷”。却见白面书生何桂清清了清喉咙,用蚊子一样细的声音宣布:若诸君在本月内拿下镇江,本官就拿出5万两雪花白银当奖金。话一出口,欢呼声响彻云霄,顿时惊起数不清的飞鸟,把个古老的镇江城墙都镇的抖了三抖。

此时,吴如孝正在城头,他手捧保温杯,喝了一口热水,然后狞笑着自语:老子会为你省钱的。

吴如孝究竟有没有为何桂清省下五万两银子?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