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读点故事APP签兆丰青年路玖号约作者:竹菀

1.图书馆插曲

清晨,透过窗户的一缕阳光折射到木质的六石小琢方桌子上,“啊——”一声尖叫划破了整个图书室。保洁员丢下抹布吓的魂飞魄散地跑出自习室,手脚不自觉的抽搐,瑟缩的拿起自己的小灵通拨打了紧急电话,嘴角抖动诺诺地说“……在……在北部湾大道的X大学的图……书馆自习室里,有人……有人死了!”

警方给图书馆拉上了警戒线,顾远星沿着从自习室台阶蔓延下的血迹看到了卧倒在自习室木桌上的尸体,侦查小组的组长李昂快步走过来“顾队,死者身份确定是在校学生刘云恒,死前有昏迷现象,心脏处有一处致命伤,身上其他部位没有打斗痕迹,初步判断是他杀。”

“找到凶杀工具了没?”顾远星查看着死者死亡时所翻阅的书《成功之道》边看边问道。

“顾队,这层楼除了死者桌上斜放的老式手电筒就没有什么钝器,估计凶手带离了工具,并且凶手反侦察意识很强,作案地点处于人流量较强的图书馆,现场所收集到的指纹很杂,也不排除凶手带手套作案。”李昂回答到。

“嗯,继续找关键点,不要放过任何一丝线索。其次通知法医那边尽快把死者死亡时间确定一下。”顾远星刚一说完抬头看见了暴露在横梁上的监控,自言自语道“我顺便去看一下监控视频。”

顾远星快步跨出了凶杀现场,去了楼下的监控室,调动前五天的视频,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刘云恒连续五天都在同一个时间段来到自习室拿着那本《成安徽,辽宁人事考试网,人民日报功之道》进行阅读,可是到了案发那天却是在图书馆闭馆之后坦图奶粉,手里拿着的手电筒从监控死角走到那把椅子前阅读。顾远星直直盯着屏幕思考着些什么。

“顾队!顾队!在图书馆外面的花园长廊上发现了一把小刀,刀上有血迹!”负责外勤勘察的吴静祈兴奋拍了拍顾远星的背,顾远星眼神从监控屏幕上移开转过身说“走,去看看……”

2.带有花纹的刀

到了花园长廊,看见那把刀,这和市面上流通的小刀无异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有一个在刀柄上自己雕刻的纹路,可是去找这个花纹的无异于是大海捞针,顾远星觉得整个案件瞬间陷入了瓶颈期。

揉揉自己的头伸了个懒腰,对李昂说到“我们去调查一下这个刘云恒。”其实这个李昂虽然作为侦查小组但其实他更重要的身份就是陪着顾远星去做调查,做顾远星的军师。

“李昂,你怎么想这件事?”面对局里保密要求,更是为了稳定人心被要求暗地调查的顾远星对这件事情有点拿不定注意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很多疑点,这个刀纹的含义最需要探究。我们先去他的宿舍看看吧”李昂紧皱着眉头略微担忧地回道。

……

到了他的寝室门口,顾远星轻拍门“警方调查,请配合一下。”打开门后,三个人坐在自己桌子前面愣愣看着门口的人,但李昂感觉他们是有做警方询问的准备,其中一个室友文轩庭停下敲击不断地电脑游戏说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来问刘云恒的事?我可和他没什么恩怨,这几天我和我女朋友一直待在一起要不就是在寝室打游戏,对于他的死我可没参与什么。”

另外两个显得很拘谨,明显是有点胆怯甚至是害怕的,端坐在桌前抱着保温杯的韩浚哲反倒安徽,辽宁人事考试网,人民日报起身端起了刘云恒的椅子说到“请坐吧!”

“刘云恒最近有和你们说什么吗?或者最近有什么安徽,辽宁人事考试网,人民日报奇怪的举动吗?”李昂松耸菌问道并注意到韩浚哲虽然喝着热水嘴角却忍不住下撇,并且把保温杯拿起又放下一直重复这个动作。

“他最近一直在说要中奖了,并且一直在很开心的说自己买了球鞋,可是球鞋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买的那双鞋并不是他能承受的价格。所以我很奇怪他的钱是哪来的,不过可能真的中了奖。”一直在旁坐着的罗溪擦着我的风流记事自己的鞋子说到。

“是是是……”“对,他一直在炫耀他的球鞋!”另外两人附和道。

顾远星紧锁眉头,观察着每个人的言行举止渴望能从中读出些什么,并且自己的手也顺着刘云恒的桌子划了过去,一张竖出来的纸张划到了手,拿起来看到了令人不解的一句话“地狱天堂永远对立,一个恶魔冲破天堂是十恶不赦,但是我就要这样一直俯视着万丈深渊,做一个虚假的天使。”

刚看到这句话抬头便看到摆在书架上几本组合奇怪的书,《如何成功,教你简单成功学》《成功的咒k412次列车时刻表语》《古法埃及咒语实现成功》……包括案发现场的《成功之道》,这些书籍不经让顾远星对他的疑惑更加深了不少。

那把带有花纹的刀已经送到了警局,突然女警宋思妤指着那个花纹说到“这,这个不是埃及著名的冥神奥利西斯吗?”李昂像被什么击中一样,如梦初醒般叫出来说“刘云恒不是也在看什么古法埃及吗?该不会这把刀是他的吧?”

“指纹对比的检测刚出来,根据最近使用留下来的指纹痕迹确定这把刀的拥有者应该是死者刘云恒。”

“我也这样认为,这把刀是唯一出现在附近的钝器,并且这个刀的主人正是本案死者,这一点不得不引起怀疑。刘云恒的刀为什么在凶手手中?”顾远星插上了一嘴。

联系到上午去他寝室的场景像放电影一样重复了一遍又一遍,觉得这个案件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案件走向也逐渐魔怔了起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顾远星心底暗暗的想。

3.当天图书馆

清晨的图书馆总是格外迷人,一缕阳光中充斥这几声鸟鸣搭配上广播中的晨读英语,刘云恒拿着自己最近的迷上的书《成功之道》漫步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平时都是要到下午课上完了才去,但今天因为被室友打游戏的声音吵醒所以干脆早上就去图书馆泡着了。

手机突然跃出的陌生短信让刘云恒放下手中的书,甚至紧张的四处张望起来,手机上的文字和一张自己正在看书的照片顿时让刘云恒感到爆炸感,不禁打了个寒颤。眼神从图片给的方位撇过去却空无一人,刘云恒不得换了个地方再次坐下,可心里却没了看书的欲望,不由得想起了前三个月的事情……

三个月前,在第一次宿舍聚餐中,家里条件富裕的文轩庭颇为不屑的说到:“既然是宿舍第一次聚餐,那就我来请客吧,毕竟我家条件你们也是知道的,一顿饭简直就安徽,辽宁人事考试网,人民日报是小意思。”

说小学生酷网罢,便迅速的点了好几道这家酒店的拿手菜,罗溪看看这令人咋舌的价格耸了耸肩“文老板,大气啊!”菜上齐后,文轩庭直接掏出了自己的银行卡对着服务员说了句“先把账给结了吧,就刷这张卡。”

结束了这次聚餐之后,刘云恒受到的感触是巨大的,那种行云流水的结账的动作瞬间冲击了他的眼球,从小父母离异带来的伤害一姜竣瀚直延续到现在,所带来的自卑感一直包裹着他,更甚的事情就是父母都拥有了新的家庭,有了新的家庭成员,这样一来对他本来就少的关心就这样被消耗殆尽了。

甚至生活费也是要给不给的,每个月的生活费是刘云恒最为头疼的事情,两方的推卸责任让他感到在夹缝中生存的困顿感。生活的重担一直把处在社会底层的刘云恒压得喘不过气来,可就在聚餐三天后手机却收到一个消息“恭喜!恭喜!您在抽奖活动中获得奖金三千元,要在今天之内登录发来的网址就能马上到账赢取现金哦!”

刘云恒鬼迷心窍的点开了这个网址,看了要填的的项目竟然仅仅只有身份验证消息,为了保险,刘云恒填了安徽,辽宁人事考试网,人民日报之前借用过自己手机注册账号的韩浚哲的身份消息。填了之后,手机页面竟然闪退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恭喜!注册成功”的短信息。

刘云恒甚至为了庆祝提早将获得的现金把心仪的球鞋购买了下来。

而这个短信消息却被刘云恒抛之脑后,殊不知坠入了他口中所谓的万丈深渊。隔三差五的有人发短信给韩浚哲催促还钱,而韩浚哲只是把这些短信当成朋友的恶作剧,并在寝室开玩笑说“看看,我这是多穷被人天天追债,不知道是哪个无聊蛋开这种傻玩笑。”

“哈哈,可能是这个号码前主人不堪还债压力把这个号给你了吧?”文轩庭在旁边打趣道。

“不不不,浚哲该不会是自己偷摸着借钱,自己喝酒喝高了给忘记了吧?”罗溪也掺和说着。

韩浚哲反驳:“怎么可能,我啥时候喝高过廖若飞?我的酒量你不知道?”

4.所谓《成功之道》

顾远星回到案发现场,注意到那本皱褶甚至有点泛黄的书,打开书,发现有几页被撕掉的痕迹。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事件出现了转机,顾远星看到书上没过几页就有几个红色圈圈标注,而零碎的标注按顺序找出确是一句话“我没钱,我没欠账,有人要害我,救命!”这句话引起了所有警员的注意,李昂更是前去银行调查了最近死者的资金汇入情况。

“顾队,这小子够行啊!金钱汇出比我俩还多呢!”

“什么情况?之前的家庭调查我们也是知道的?他哪来的那么多钱?账户显示呢?看看对方账户显示。”

“这个账户很可疑是临近Y省的,但是在前士官组歌一个星期账号被冻结了。”

“Y省?该不会……”两人不约而同的对望了一眼。

一个星期前震惊Y省的诈骗案!

李昂赶紧调了那个案宗,一个贷款组织,算是高利放贷,涉案金额达到几十万,受害人多是急需用钱的大学生。

“如果刘云恒作为受害者,那么就能解释为何他最近在读些成功学之内的书了,肯定也是借了贷款来买那双鞋吧!”

“不不不,事情并没那么简单,这个受害人的名字可没有他的名字,反倒有个稀罕人韩浚哲的名字可在上面。”

“什么???那他可和个没事人一样?”

……

李昂独自一人去了宿舍,进去宿舍只有罗溪一人在寝室,而再一次的造访却让罗溪乱了阵脚,突然扑向李昂放声嚎哭出来。

“我……我……下过药……可是我真的没想要他死……这段时间……太……太煎熬了,我……认罪!”

显然面对这种情况,李昂显得格外茫然无措。

“你下过什么?毒?”

“不,警官……我可下的不是毒,是少量的安眠药。就是想给他个教训”

“教训?”

待到华克金是什么东西罗溪冷静下来,罗溪从地上爬起来但全身还是忍不住颤抖。

“我知道了刘云恒的秘密,在他买球鞋的那天我就发现了端倪,他哪有那么多钱,在他洗澡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他的手机,手机里面有他中奖的信息还有他填写了韩浚哲的名字。而那段时候我因为游戏新皮肤导致手头紧了就想着借这个事情威胁一下他。可是这个小子坏的很,他说考虑几天等钱到了在分赃要我顺便帮忙在韩浚哲这边打马虎眼,可是到后来,就从这个韩浚哲说短信这个事之后,他就说没钱给我,可我为他撒了那么多谎却什么都没得到那我甘心吗?但是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我就在那天文轩庭把他吵醒之后,在他杯子放了少量安眠药。其他的我可是一个没干!”

李昂听了之后脑袋嗡嗡的直响。缓了很久才说:“那你只是投药了?”

“对,只是投了药!”罗溪说到。

5.一根头发

正在对话的两人听到门开的声音,转过头去看到了一脸笑意的韩浚哲,李昂快速起身。抓住他的手说:“你知道Y省诈骗案的事情吗?”

“我不知道,室友死了都没结案,怎么还有闲工夫管这个事情?并且我们现在宿舍三人想必也是你们重点调查对象吧?”

“那你知道刘云恒被校园贷款搞得不堪重任吗?”

“我觉得那是他自己的问题吧,追求些虚荣玩意儿,这不陆言欢陆屿活该吗?”韩浚哲嘴角上扬的说出这话。

李昂听罢说:“我了解了,谢谢你们的配合,罗溪请和我去警局做一个笔录。”

“罗溪?罗溪怎么了?是你杀的?”韩浚哲讶异地说。

李昂在旁一直暗暗关注韩浚哲的表情,罗溪没说一句就和李昂走了。

在空荡的宿舍里,韩浚哲始终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之前校园贷的骚扰短信一直出现在韩浚哲的手机上,虽然当成是玩笑可是却发现自己卡上的钱一直在减少,直到前一个星期看到电视上说的Y省诈骗案的事情才知道这个校园丝宝贷的事情很可能是真的,但是……

“顾队!顾队!在北部湾大道的附近垃圾场中翻找出来了一双带血的手套,血液样本比对结果与死者DNA一致,手套应该是凶手作案之后丢下的。最惊喜的是在手套上发现了不属于死者的一根头发。”吴静祈冷静汇报说着。

“头发?”

“一根短头发,应该是那种大寸头。”

“放到国家数据库看看,DNA对比有没有什么结果。”顾远星手里紧捏着一沓报告。

……

“结果出来了,高黎哲、男、2静默的观众8岁、有过案底,之前醉酒撞过人,判了三年,前年才被放出来。可是他和死者难道有金钱关系吗?”

“先去会会他。”

警方在蹲守了高黎哲几天之后,在一家小旅馆发现了他的行踪规律,白天基本不出门,只有晚上才会到小旅馆附近的网吧游荡,在的旅馆女老板的口中得知今晚他会去网吧,警方为了不打草惊蛇,决定今晚便服蹲守在网吧抓获凶手。

凌晨一点,高黎哲穿一件黑色卫衣快速到达网吧,刚一落座,便被早早守候的警察铐上了手铐。而高黎哲对谋杀刘云恒的事情供认不讳。

“为什么要杀刘云恒?”宋思妤问道。

“看他不爽,就得罪我了呗,说话又冲又蛮不讲理,买了双鞋在网吧像个钻石王老五一样,嘚瑟,瞧把他能的个样子,看着就欠打。”

“……那你说一下行凶的具体过程吧。”

“我之前在网吧就看他不爽了,看他的网页搜索是什么埃及什么的,那天他薛越心自己也带了一把有花纹的刀来,我就跟他说哥们,这刀好看啊。他就和我说这是奥西里斯神什么的,其实我主要是看中那把刀,一聊开心他就把随身带的刀给我了,我当时的计划是用他自己刀制造自杀现场,可惜时间太短,我蹲守他好几天了,那天他不知道怎么那么早去了图书馆,我就用一个陌生号码,拍了他还威胁还钱但是就单纯吓吓他,没想到他出去没多久,回来就昏睡在桌子上了,我乘着人少,就把他拖进了封闭的厕所换上他的衣服,我就出去伪装了他接着看书为后面的剪辑监控有关。到了晚上,举着手电筒走了一遍,再把他拖了出来,看他还有微弱的呼dotpict吸,我就把他用刀扎入后就走了,在花园长廊丢弃了刀。”

“顾队,嫌疑人已经承认事实了,与之前及案发过程大致一致。”宋思妤说。

顾远星看看带着手铐的他竟有些得意,便随口问了句:“那你怎么看Y省凶杀案呢?”

“我只做了这一次,可是Y省凶杀案我可不清楚,说不定凶手也在逃逸呢!”

到了警局外,顾远星拨通了李昂的电话:“走,去找刘云恒宿舍,我问点事。”

“怎么了,顾队长,这凶手都在警察局蹲着了,你还去死者宿舍做个慰问啊?”

“那我说,凶手不止他呢?”

5.真相

李昂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顾队,此话怎讲?”

“我本来就怀疑这个作案的目的,没想到我故意说成的Y省凶杀案他的回应却真的印证了我的看法。高黎哲压根就是一个掩盖。”

到了刘云恒宿舍看见了韩浚哲和文轩庭,顾远星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韩浚哲“跟我走一趟吧,思琪卡盟别想着逃。”李昂面对突发的一切显得有点无措,但还是配合了顾远星,把韩浚哲带回了警局,显然警局的人也没想到这个案件还有一个重要安徽,辽宁人事考试网,人民日报凶手。

李昂甚是佩服对着顾远星说:“你怎么知道,这个凶杀是他的。”

“其实我不太确定,但是我一进去看见他的大水壶就想起来了,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一点,为喿加偏旁组词什么血会一直蔓延到自习室台阶下,更有一个我很怀疑的一点,就是高黎哲看不惯他把他给杀了,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太可能去杀一个人的。”顾远星使劲捏了几下自己的下巴。

“可是水壶和血的蔓延有什么关系吗?不过这么说来确实高黎哲的杀人目的确实有点牵强。”李昂附和道。

“你记得我们第一次去安徽,辽宁人事考试网,人民日报他们寝室吗?大夏天的保温杯就很奇怪,更可怕的是我发现那些水是冰的。他还有一个大型的保温杯,所以不排除一种可能,这是个很大胆的假设,他可以用模具并把它冰起来然后用死者的刀弄成一个冰锥,刺入胸膛这样不就凶器也不见了,人也按照他预期所想死了吗?只是他可能最没想到的是哪天罗溪投了安眠药罢了。”

“可是那个高黎哲就没必要替他撒谎啊!还故意留下这个凶器等着来抓他。”

“不,高黎哲也算是韩浚哲没想到的出现,因为之前那个校园贷款的钱一直祸害的是韩浚哲,他的杀机肯定就是发现了刘云恒在用他的钱甚至用了他的身份进行了高额校园非法贷款。然而可能在金钱和准备过程中被高黎哲发现了,这个高黎哲可和他的关系不一般。”

“不一般?怎么回事?”

“我之前听这个名字觉得就很亲切,后来看了嫌疑人的照片更加确定,我还暗地找了他们辅导员问了他们的父母,而韩浚哲的妈妈叫高昱娴。”

“他们两个是兄弟?”

“对,你听过一首诗吗?花影黎阳渡,春风浚水声。这个也是我很怀疑他们的原因。一个‘黎’字,一个‘浚’字。家里最小的宝郭的秀高高贝儿子,在加一个有前科的哥哥要你选择牺牲谁?并且肯定是韩浚哲在准备的过程中被他哥给发现了,所以才会合谋,甚至故意暴露自己的高黎哲并没有想到我故意说的凶杀案给了最后我确定的结论,我把诈骗说成凶杀,没想到最后却被我绕了进去。本不该的错误像是两个平行世界的重叠一样,相互消磨着彼此最痛快的岁月。”

“花影黎阳渡,春风浚水声……”

顾远星说罢,便把有些呆滞的李昂一拍“结案了!走,吃饭去。”

秋日的阳光把两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作品名:《他被谁给杀了》,作者:竹菀。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