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甩过吗?没有的话建议你先听一下1975乐队的《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我恨你的十件事)》,不然你可能体会不到人生对人类没完没了的戏弄:喜悲混合、爱恨交加、界限不明。

没有爱就没有恨,所以其实你爱的时候正是走在去恨的路上。这个问题是不是看起来非常哲学,矛盾和深刻?

你心里可能在想“今天这个写的是什么鬼?”或者又在想“我感觉又乱七八糟,今天开喷的角度太好找啦哈哈哈!”要是这样的话,我可能应该先说句恭喜,恭喜你不懂这种人生困境,可能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经历过狗屎一样的分手,或者没怎么接触过一抓一把的狗血的爱情剧,不管是哪个都挺好的。

如果你谷歌,不,百度,不,必应一下《我恨你的十件事》,你会发现大多相关信息都是在说一部电影。

所以5年前,1975首发他们的专辑时,我以为马修·希利(Matty Healy)他们是和凯特是一伙的,凯特就是电影中如果骑士想要得到甜心小妹,必须先战胜的“憎恶全部”可怕老姐。

用人话说,我当时挺“憎恶”1975的,虽然我列不出憎恶他们的十件事,但随便列几个没什么问题。再虽然我不太喜欢他们早期的音乐,但我还真的不是因为他们的音乐憎恶他们。

哦,对,顺便说一句,他们那会儿的音乐确实聒噪得让我头疼。

主唱,一般来说嘴皮子功夫得好,马修这张嘴确实是公认的能说,也是公认的嘴欠。有一次他在推特(对,也是推特)上发了一条其实有点不合时宜的推。

被一个粉丝指出来之后,他居然发推怼了回去,说“我不需要一个‘五月天’的粉丝账号来教育我”,因为这个粉丝主页确实有许多偶像的宣传内容。马修上演了一幕传说中的亲自“窥屏+下场撕”,并因此得罪了一大批歌迷。

还有一次,马修在接受采访时说:“能不能成为一支被小女生喜欢的乐队,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听起来没毛病,但是这句话出自他之口就怪了,因为他是一个本身粉丝就大都是狂热奉献年轻女孩的人啊,此处白眼加叹气。

后来,1975发了《Girls(女孩)》的MV,大体内容就是1975和几组女孩画面的交替循环,女孩们穿得比较“清凉”,也装模作样地演奏着他们的乐器。整支视频的风格非常“流行”,看起来他们的这支视频是想要玩点和当时的“摇滚”氛围不太一样的摇滚,不过他们失败了。

歌里有着诡异的歌词,一会儿是“稍等一下,我能说服你”,一会儿又“给我一夜,我来成全你”,真的让人提不起什么胃口。再后来,他们发了一首歌,赤裸裸的就叫作《Sex(性)》,这首歌,完全意料之中,也没什么好下场。

看到这,如果你不认识1975的话,估计和我当时一样,也是相当讨厌这个乐队了吧。

反正当你开始讨厌一样东西,你就会越看它越不顺眼,自然而然的,当我看到1975给他们第二张专辑起的名时,白眼都快翻到了后脑勺。因为,我建议你先换口气,再读这个专辑的名字:《I Like It When You Sleep, for You Are So Beautiful Yet So Unaware of It(我喜欢你熟睡时,美丽而不自知)》

看到这个爆长的专辑名时,我觉得自己脑子都快气炸了。这个专辑名似乎就是在说“你睡觉的时候,我要看着你,然后我要在我‘香烟与咖啡’的文艺微博上,发几句描述你睡觉的文艺句子。”我觉得借用他们专辑里一首歌的歌名来评价这个专辑名特别合适,那就是“《UGH!(呕!)》”

大型真香预警!人不可貌相,专辑还得听歌。听完《我喜欢你熟睡时 美丽而不自知》,我对1975的态度,和许多许多人一样,发生了180度的转变。这专辑也太牛逼了,真香!

1975的第二专力挽狂澜,把乐队从首专得到的批判口水中拉扯上了岸,也让1975从他不承认的NME年度最差提名翻身成为年度最佳。这张专辑似乎确实有魔力,你开始听之后就会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听,简直就是过去十年来最具代表性的一张专辑。

虽然1975在这张专辑上立下的flag比冬运会滑雪赛场地上的还多,比如要“一次征服十个曲风”之类的,但是他们着实做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好东西。

惠特尼·休斯顿(Whitney Houston)大家知道吧?格莱美歌手演员,国际乐坛天后。1975此前说他们做出了堪比惠特尼的东西时,我差点打翻手里的咖啡,但我没想到这次他们还真没吹牛。

二专里有着1935乐队独特的躁动和不安情愫,融合着节奏强劲和多乐器后期制作,听《Lostmyhead(疯了)》的时候给我一种在听“我血淋淋的情人节(My Bloody Valentine)”的感觉。说真的,这张专辑意义重大,1975也确实心如猛虎。

刚吐槽过MV,就再说道说道《The sound(声音)》的MV吧。在视频里,许多恶评都被专门加在了画面中,比如“主唱高音真难听”、“什么沙雕歌词”、“看见就心烦”等等,这是一个让人有些心疼的创意,但1975想证明那些说他们不行的人,都是错的。现在来看,他们做到了。

马修本身其实是一个遗世独立的人,有时我们会觉得他口无遮拦,但其实仔细想来,公众人物也是人,有时候也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他只不过是总在聚光灯底下表达,更容易成为出头鸟罢了。

1975在发了三专《在线关系简介》后,马修在演出时变得长了一些心眼,也更会说话了一点。不管是吹吹牛逼,还是即兴编点歌词,他言语之间流露出的大多是对自己“小有名气”的“无动于衷”和自嘲调侃了。

1975不光在“唱”,也确实在“做”。今年,马修向伦敦的一个LGBTQ+组织捐了一笔不小的款项,夏天,接受采访时他还说:“每场演出,台下都肯定会有比我聪明比我强的小姑娘。”

他不光在为以前的信口开河做点小修小补,思想和心态也变得更加开放了,能接受指责,愿意进行讨论,敢大方地说“不知道不知道”。

1975教会了我一件事,那就是要有勇气去重新面对那些一直以来让你憎恶和讨厌的东西,没准你就会爱上过去所恨的呢,如果你有现任,别让他看到这句话。

爱上一个你讨厌的人或事或物没什么不好,打脸也是一件刺激事。说回音乐上,我们听歌的意义也就在于发现一些没有被主流发现的东西。不喜欢的放一放再听,也许忽然你就爱上了呢?

1975是一个牛逼乐队。如果五年前有人告诉我未来的我会说出这句话,我可能会笑掉大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