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副局长耍官威衍生“续集” 短少公共认识很可怕

“副局长耍官威”事情,不光衍生出“续集”,终究结局也是争议性的:一些居民对媒体说,副局长并未抱歉,而南关区教育局则表明“现已抱歉”,并向媒体展现了视频:4月28日上午,长春市政府信访办接待了部分业主代表,副局长谭智已在会议上做出抱歉。

而对这个“抱歉”,言辞仍有不小的争议。有媒体谈论质疑,如此抱歉不太“正式”:只向部分业主代表抱歉,更多居民“被代表”了?还有网友以为,媒体关于“副局长未抱歉”的误报导,应该由官方担责——媒体向南关区教育局问询“是否抱歉”时,工作人员为何作“不方便答复”的回应?为何不向大众广而告之?

本来仅仅官员个人不妥言辞的事情,“续集”中的人物又多了相关部分,这大概是官方始料未及的。即使这一事情能够画上句号,但对某些问题的反思,恐怕远未到完毕的时分。

耍官威是风格问题。但一些干部何故会保持着“官僚官威风格”?在大众面前官气十足不说,一言不合就“来脾气”,甚至以为,呵责大众是天经地义,自己是领导——这种人物错位的认知从何而来,是最值得研讨的问题。

在大众面前有耍官威习气的干部不在少数,当然,也有人将这种缺点归咎于“性情”,以为“官员也是人,是人都有脾气”。这种说法,形似有理,实际上遮掩着“官本位”价值观、混杂了官员与大众在身份概念上的差异。

副局长来了脾气,就怒怼居民说“现场判定你听不懂话”,但若换了对方是她的上级领导,即使有脾气恐怕得忍着,而不一定“是人都有脾气”。也难怪谭副局长那一句“我这块也是烦躁了,心情也欠好,期望你们能了解”的抱歉,被以为既短少诚心,更谈不上深入。

关于这次官民对话,言辞重视点一直不是引发吵架的原因,而是吵架本身——不管孰对孰错,官员在这种场合都没有“发飙”的权力。在公共场合,官员有必要抑制,这是官员的工作身份所决议的。现代社会中,官员是一种工作,其工作是公共服务者。官员面临民众时,正确的人物定位应是服务者;以为在民众面前也是领导,是认知的错位。而耍官威,多由这种认知而来。

再者,一些官员自觉或不自觉地耍官威,也是缺少公共形象认识的体现。官员作为公务人员,其公共形象不只代表自己,还代表着政府,反映着公共服务的成色。因此,官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能随意,更不能够“心情霸道”。

官员、政府部分都有公共形象办理的职责。官员要时间留意本身的公共形象,政府部分要办理好所属人员以及部分的公共形象。在大众面前,首先要体现出相等且谦抑的心情,而不是居高临下。

官员在大众面前心情失控、心情霸道,底子原因是把大众视为办理而不是服务的目标——这是“耍官威事情”的实质。要让一切领导干部都能承受“服务”而非“领导”的逻辑,除了教育,更要强化社会言辞监督的效果。

既是大众事情,官方有必要将事情发展与结局向社会揭露。官员不妥言行损伤的不只有在场居民;一切发生在官员履职、公共事务过程中的问题,都有关广义上的大众利益。这也是副局长“心情欠好”成为公共论题的原因地点。“抱歉”作为大众事情发展的一部分,还应当面向大众。官方以为副局长现已抱歉,但更多居民和大众甚至媒体都“误解”为“未抱歉”,这是否也反映出相关部分公共认识的缺乏?

等待“副局长耍官威”事情成为一堂生动的公共办理课,更多官员和部分能经过这堂课,丰厚关于公共形象、公共认识的认知。

马涤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