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的斗争激情,顽强的反抗精神

——贝多芬《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创作背后及美学分析

向阳光

一、创作背后

1804 年贝多芬的心情十分沉重,他最初对拿破仑寄以希望,认为拿破仑是从君主暴政统治下争取解放而斗争的人民英雄。但是就在这一年,拿破仑取得政权后,竟宣布自己为帝王。这使贝多芬大为震怒,拿破仑的加冕称帝粉碎了他心中对理想的憧憬。从此,他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必须由人民自己去争取。也就在这时,贝多芬耳聋的疾患在逐渐加重。时代的重压与个人的不幸使贝多芬陷人深深的痛苦之中。但这并没有使他意志消沉,他仍继续顽强地进行斗争,决心用音符构筑起一座英雄的纪念碑。于是,在1804年至1806年间,贝多芬的《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便应运而生。他那种充满激烈、顽强的反抗精神,在这部作品中得到了深刻的反映。

1807年的一天,贝多芬的朋友李希诺夫斯基公爵想请客人们听音乐,就派人去请贝多芬。贝多芬拿着《热情奏鸣曲》的乐谱,兴致勃勃地赶来了。进客厅一看,公爵请来的客人竟然是拿破仑派驻占领维也纳的法国军官,他当即拒绝了公爵的要求。公爵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就板起面孔,变“邀请”为“命令”。贝多芬愤怒到了极点,他不顾夜里下着滂沱大雨,拿起乐谱就离开了。回到家里,他把公爵以前赠送给自己的一尊胸像摔个粉碎。第二天,公爵接到了贝多芬写来的一封信:“公爵,您所以成为一个公爵,不过是由于偶然的出身罢了;而我所以成为贝多芬,则完全靠我自己。您这样的公爵现在有的是,将来也有的是,而我贝多芬却永远只有一个!”那份被雨水淋过的《热情奏鸣曲》的乐谱,至今仍然保存在巴黎音乐学院的图书馆里。

二、作品简介

贝多芬《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作品57号)》(献给他的崇拜者弗兰茨·勃伦斯维克伯爵),别称《“热情”奏鸣曲》。“热情”的名称是汉堡出版商克朗茨所起,虽然这个名称没有得到贝多芬的认可,但“热情”一词确切地道出了这部作品的本质,故而沿用至今。这部《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是贝多芬中期(创作的成熟时期)所有奏鸣曲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杰作,是贝多芬的天才所获得的最伟大的成果之一,是一部举世闻名,经常在音乐会上演奏的作品之一,也是整个钢琴音乐史中登峰造极的经典作品。它的主观情绪和贝多芬个性特点是如此强烈。它不仅是内在的感情狂澜和选材的紧凑使人震惊,而且是那些最富于表情的音乐手法把全部汹涌狂暴的元素完全置于一目了然的形式里而令人赞叹。

《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以其生动而深刻的音乐形象,概括了19世纪初期欧洲人民不屈不挠反对一切侵略、反对一切封建势力的压迫,争取民族自由解放的英雄面貌。它所表现的深刻悲剧性、激烈的矛盾冲突、顽强的反抗精神,充分地反映了贝多芬成熟时期的思想情感,表明了贝多芬对他生活的时代和社会有着复杂的体会与不满。十分明显,贝多芬最终还是感觉到了人民的力量和时代的前进步伐,以无比巨大的热情寄希望于新的未来。这部规模宏伟、气势磅礴的巨著兼收并蓄了高度分发的热情,十分热烈紧张的内容,发出了贝多芬深长而热情的呼喊,反映了贝多芬对时代的感触和认识,几百年来,这部作品受到了世界各国人民的真诚热爱。

关于《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的内容,贝多芬在回答他的学生时说过:“你去读一下莎士比亚的《暴风雨》吧!”这是告诉我们:莎士比亚的《暴风雨》表现了人的意志和智慧必将战胜大自然的力量,与贝多芬的这部《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所表达的热情奔放、英雄主义的思想正是吻合的。它们都十分深刻、强烈地表现了一种使人惊叹不已的勇往直前“超人”的力量。深刻的乐思揭示了伟大的人类悲剧;人生面临着迢递的苦难之路;人生充满了矛盾和不停的探索;人生虽然最终是死亡,但这死亡不同于生物的自生自灭。人在肯定生活的同时,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搏斗,比如和大自然的搏斗;和敌对的力量搏斗……这些都由于死亡而升华了,显示出无比的崇高、悲壮的美!由此可见,贝多芬的这部力作带有明显的哲理性,它充分表现了贝多芬一生所致力于反抗暴政和权贵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全曲充满了热情奔放的感情、百折不回的意志和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

作为贝多芬32部钢琴奏鸣曲中的杰作,《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获得了无数的赞誉: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称它是“孟布兰峰高耸在阿尔卑斯山上”;音乐评论家兰兹把它与“火山的爆发”相比;俄罗斯著名音乐评论家乌辽贝舍夫称它为“火山般的奏鸣曲”,“既狂热又崇高的作品”。总之,离不开火一样的热情。可以看出,“火”字形象地概括出这部作品既热烈又激情的情感表达特点。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曾特别喜爱并十分赞赏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不止一次地被这部热情洋溢和充满反抗精神的音乐所感动。根据高尔基的回忆:有一次列宁在莫斯科听到著名钢琴演奏家多勃罗文演奏《“热情”奏鸣曲》后,非常激动地说:“这是绝妙的音乐,了不起的音乐,我真想每天都听它。我永远以拥有它而感到自豪,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热情》奏鸣曲更好的东西了,这真是奇妙而非凡的音乐。我常常用骄傲的、也许是幼稚的心情想:人能创造出什么样的奇迹啊!”俄罗斯著名作家屠格涅夫在他的小说《不幸者》中,描写过女主人公演奏《“热情”奏鸣曲》时的情景:“从这个奏鸣曲急速、热情的快板一开始的几个小节起,我就感觉到那种呆怔,那种寒意,和一瞬间抓住心灵的喜悦,使人感到甜蜜的惊恐。这时美突然浸人了内心,我自始至终纹丝不动,我不想也不敢喘气。”贝多芬对这部作品是很满意的。据他的学生车尔尼回忆:作曲家认为这是他最好的一首钢琴奏鸣曲。实际上它也是世界音乐中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与他的雄伟的交响曲相比,毫不逊色。

三、美学分析

“我看到他怎样向冰峰冲去,和那狂风巨浪搏斗;他勇敢地击退了敌人,用胸脯迎接那汹涌的波涛。”这几行摘自莎士比亚《暴风雨》的诗句,可以作为欣赏这首钢琴奏鸣曲的导线。全曲共分三个乐章,每个乐章都激情澎湃,富有哲理性。

第一乐章

本乐章是很快的快板,f小调,12/8拍子,奏鸣曲式结构,是英雄和热情形象的发展。这一乐章开始的呈示部,给人有种隐晦、凄凉而又有潜在的热情与内心苦闷交织在一起的感觉。它的主部主题(1-16小节),有庄严肃穆的气氛,用下行和上行的分解和弦音型,紧接着用一个急促的颤音,仿佛阴暗角落里幽灵的影子在闪动、徘徊,不断地向生活提出质疑,又好像是有希望又有恐惧,徘徊不定的内心颤抖,又似乎有重大事件要发生前的一种预示。这个主题是由两个紧密联结又有戏剧性对立的动机组成,前半部分表现出压抑的情绪,后半部分表现出对光明的渴望:

3 31 |6 - - 6 . 1 13 |6 . 1 13 6 . 6 . |

3 . 3 4 4 . 4.354 |3 0

接着主题向上移高小二度在降G大调上重复一次,主题形象比第一次出现时有些明朗了,宛若黑暗中透进一缕阳光,给人以希望。

在第10-13小节处,出现了新的动机,使人很清楚地想起《第五交响曲(命运)》中的“命运敲门声”(即“命运”动机),这个阴森逼人的“命运”动机引起了强烈的反抗。也就是说,该主题音型的出现无形中给音乐色彩又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气氛,但是它却蕴含着一种潜在的力量、一种不屈的性格和一种对所谓“命运”的反抗精神:

0 0 444 3 0 0 0 |

第14-15小节用一个分解的下行减三和弦,寓意把人“敲”得心烦意乱,不知从何做起,分不清方向。从16小节开始主题又一次出现,但这次出现恰似带着推动、爆发,挺起胸膛的用意,双手弹奏强有力的和弦,节奏交替把和弦向上推进,气势宏大,使人不得不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从第24-34小节的伴奏部分都是单音重复偶有双音,给人一种忧郁不决、徘徊不前的感觉。主旋律时长时短,时断时续,也是一种不知要做什么,四处寻找目标,或是眺望,或是在焦虑中的等待,可以定格为迷茫。

第一个动机中f小调的分解三和弦的音调,第二个动机中类似“命运”动机的音调,虽然都非常简单,但这些因素的深刻矛盾和鲜明对照,是全曲获得巨大发展的保证。

连接部的低音节奏型预示着副部主题伴奏织体的节奏,使主、副部衔接非常紧密。

副部主题(第35-50小节)为降A 大调,庄重明朗,较为安详,表现了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3 35 |1 . 3 31 7 . 2 27 |1 . 5 . 5 . 6 64 |

3 . 5 35 2 . 5 54 |3 . 5 . 5 .

可以清楚地看出,副部主题是充满光明与希望的旋律,在音调和节奏上与主部主题是关系大小调的关系,既有密切的联系,又有鲜明的对比。副部的基础就是主部那个分解三和弦的音调,只是一个是小调一个是大调,一个是下行一个是上行,但音乐却起了质的变化,从而表现了不同的情绪:从灰暗、阴霾的气氛中走出来,用八度弹奏出的主旋律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不仅有柔和的阳光照进生活之暖意,而且显得音乐形象特别大气。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人民对胜利的期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是在第45-47三个整小节小二度的颤音中,仿佛来了一股冷风又把些许温暖给吹走了,让人好不悲伤。似乎理想很快破灭,又好像热情的怒涛与生活的苦难搏斗。这里充满了强烈的戏剧冲突。

第51-60小节是第一个结束主题,双手弹奏节奏相同的分解和弦,而且音符时值较短,好像有两股势力撕扯在一起,旗鼓相当。第61-65小节是第二个结束主题,这一小段里已经显露出了正义势力的强势。左手都是小二度和声音程进行的旋律,代表着邪恶势力;右手的分解和弦分解八度弹奏代表着正义势力。好似邪恶势力想溜走,正义势力予以拦防堵截,使音乐出现了更为紧张、愤怒的情绪。

展开部(第66-135小节),这部分的开始是利用等音关系将降A 大调的主音作为E 大调的第Ⅲ级音(#G),直接转入E 大调,使呈示部到展开部的连接极为自然。

展开部将主部主题的材料加以发展,并且用离调的创作手法,显得音乐从情绪上有了一定的活力。如在第79-89这十一个小节里总共转了五次调,基本上是两小节转一个调,但我们听起来是那样的自然、统一协调,没来一点蹩脚之惑,同时感觉其疑问性的音乐形象变得坚毅起来,恰似从四面八方相继涌现出从沉睡中觉醒挺起胸膛、昂首阔步、信念坚定的人们。可是从第93小节“命运”动机重现,它的又一次出现使刚建立起来的自信又一次毁掉,导致再一次陷入情绪的低谷。特别是第105-108这四小节都是下行模进,好似心情的沮丧以及徘徊或是美好向往的破灭。从第109小节开始副部主题重现,它的再次出现仿佛暗示着让破灭了的美好向往又有了希望,而且从第123-129小节均为双手交替弹奏分解和弦的快速流动,似乎是有了希望后的一番激动。由于作品内部的动力,使展开部具有宏大的规模,在进一步的展开中,不可遏制的热情和尖锐剧烈的斗争像汹涌澎湃的怒涛一样掀起了壮阔的波澜。

展开部不光只对主部主题的素材做了加工,也发展了副部的主题,使它更为深沉。由是,主部和副部不但在调性上、形象上,而且在情绪和性格上都彼此接近了。整个乐章表现了作者思绪的起伏和内在的意志。它提出了对现实社会的质疑,并希望求得解决。从展开部到再现部的过渡,也在发展过程中从逻辑上作好了准备。展开部的高潮便是再现部的预告,它从第130-135小节就是用“命运”的动机为材料组成的,并且把它直接渗透到了再现部,使得音乐段落的连接天衣无缝。

再现部(第136-204小节),它与呈示部主题出现的区别在于伴奏部分均为三连音的同音重复作衬托,它给主题增加了一种动力,有一种催促向前推进的感觉,让音乐变成了一股无法停止并且非常强大的火一般的热情巨流。当主部主题再现时,带来了一种严峻、悲壮、痛苦的色彩,又把“命运”的动机变成了一片隆隆声,更显得焦急不安,但是并非完全丧失理智。现实虽然是严酷的,而对未来的光明仍充满了信心。从再现部最后一段奔腾不息的音乐洪流中已经体现出那种不畏强暴,不甘心受欺压,努力争取民族解放与自由的强烈愿望。再现部被卷入热情的巨流,这股巨流的力量毫不减弱地一直贯穿到尾声

第二乐章

本乐章是稍快的行板,降D大调,2/4拍子,变奏曲式。这个乐章以舒缓、庄重、沉思见长。整个乐章由一个主题、三段变奏和一个尾声组成,情绪上趋于平静,与第一乐章的热情形成了鲜明的个性对比,其结尾有风雨欲来之感,表现出灵魂并没有被痛苦折磨死,仍能够享受美感。第1-16小节是主题,它以4分音符与附点音符为旋律节奏基调。这里用了淳朴的众赞歌式主题,此主题是第二乐章的基础,它充满了内在的善良,也非常严肃:

5 6 |5 . 6 |5 5 |5 - |1 1 |

1 4 |1 4 |5 5..4|3.4 5.43.2 |1 4 |

1 . 1 |1 7 |1 . 0 :||

1 . 6 |5 5 |5.43.2 10:||

其主题表现了一种宁静、肃穆而又透着内在华美,也不失大气之风范。在这主题的后面,跟着出现了三次变奏:第17-35小节是第一变奏,这段是贝多芬设计的双手交替弹奏,显然从情绪上我们感觉到较前要活跃一些,这也是变奏曲式的特点,这说明在黑暗势力的阴云笼罩下的心情压抑与沮丧没有带到此乐章来,而使得整个乐章都非常活跃,由沉思变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在苦难坎坷的生活历程中,心灵仍充满活力,陶醉在美妙的理想境界中;在第二、三变奏段落里,这种气氛表现得更为明显,一会左手弹主旋律右手伴奏,一会右手弹奏主旋律左手呼应,恰似合唱中的领唱与伴唱绝妙配合,让人听起来真是动人心弦,感人肺腑,情不自禁地想象着美好的春天即将到来。旋律进行逐渐加速与节奏一次比一次活跃,改变了主题严肃的性格而变得更加温柔亲切。在变奏曲的末尾,又恢复了主题的基本样子,通过音区的对照,戏剧性更加强了,暗示着英雄们从沉思中活动起来的心灵,克服了痛苦、不安和失望,意志又坚强起来。但现实是无情的,就像一位勇敢的战士,温柔地但是匆匆地看了一眼灿烂的晚霞,而后,晚霞对他说:战斗就在眼前了。这则简短寓言是告诉人们一个深刻的道理:要想取得彻底的胜利,仍须继续向苦难进行顽强的搏斗。最后,主题还没奏完,便突然被好似不祥预兆的减七和弦的音响打断。这个和弦为下一个激动、汹涌、热情的乐章做了铺垫。

第三乐章

该乐章是从容的快板,f小调,2/4拍子,奏鸣曲式(与第二乐章之间不间断)。整个乐章的音乐又回到了第一乐章同一风格的斗争中,而且斗争的规模更趋宏大,并具有百折不回的气势,斗争的程度好像更猛烈些。以激烈地连敲减七和弦开始,主、副题均非旋律性,而是暗示了一种力度。呈示部结束时有动态很大的快速音群。尾奏为急板,最后就像是企图冲破所有障碍,有势如破竹之力度。

这个乐章据作者的学生里斯回忆:1804年夏天,贝多芬在散步的路上一直哼着一个调子。里斯问他,他回答说:“这是我想到的一首奏鸣曲最后快板乐章的主题。”走进屋子后,贝多芬连帽子也来不及脱,就奔向钢琴弹奏这个崭新的乐章达一小时以上。最后他对里斯说:“今天我不能给你上课了,我还需要工作。”具有超凡气质的《热情奏鸣曲》终乐章就这样诞生出来了。

呈示部中开始的引子部分为第1-19小节,这段旋律既有敲击式的恐吓般的音响,又有单手弹奏单音声部而且用叹息的模进手法进行的乐句,还有双手弹奏节奏相同、旋律相同的音响。

在引子中,犹如响起了战斗呼声般的军号声:

4 . 4 |4 . 4 |4.4 4.4 |4.4 4.4 |4 043 |

2321 7176 |#5 043 |2321 7176 |#5

似乎是让迷茫中的人民听到呼唤后渐已觉醒,并且跃跃欲试,想拿起武器与黑暗势力去拼搏、战斗,而且感觉到这支队伍还非常庞大,有一种来势迅猛、不可抵挡的潮流涌动。那强奏而没有解决的连续减七和弦,造成了紧张、不安的气氛。紧接着出现了由高到低、由弱到强快速旋风似的走句,引出了气势奔腾的主部主题(第20-35小节),这里用的是一个分解和弦接三个按三度下行的模进手法,显得情绪非常激昂,而且力量在不断地加大,热烈紧张的战争气氛摆在了人们面前,必须要有坚定的信念。其炽烈的斗争激情,宛若狂涛,一泻千里,势不可挡:

0361 3432 |1217 6716 |0361 3432 |1217 6716 |

0472 4543 |2321 7176 |5675 6716 |7127 5675 |

6361 3432 |1217 6716 |

但又表示战斗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肯定会遇到各种艰难险阻。然而只要人民提高了觉悟,团结一心,就会取得胜利。

从第36-63小节是一个新材料的出现,右手弹奏分解和弦,左手弹奏一个四分音符后由一个十六分音符紧接下一小节的四分音符,而且从第50小节把这种节奏又转到右手弹奏。贝多芬在这段旋律里用此种复调形式的写作手法,充分体现了战争中的勇士们在急风暴雨般的背景下挣扎着、反抗着,时而搏击,时而喘息,同时又有一种充满强烈的战争激情,并有着不畏强暴、不甘低头、不到胜利不罢休的坚定信念。第64-75小节是在副主题前边的一个连接段落,这里右手弹奏基本都是主部主题的旋律,但它的左手伴奏却是与右手节奏相同的十六分音符,这样的左手伴奏衬托,把情绪烘托得更激动、更热烈,好像战争的队伍很是庞大,更有排山倒海之势。

从第76-95小节为副部主题,转到c小调上,以三度双音平行上下进行的音调与强有力的节奏力度完美结合,使得音乐性格更加坚强,信心十足,从而表现出在困苦中顽强反抗、挣扎的坚毅性格:

4 . 3 |2 3 |4 . 3 |2 3 |4 . 3 |2 1 |

2 . 1 |7 1 |2 . 1 |7 1 |2 . 1 |7 6 |

7 6 |6 6 |2 4 |3 - |

5 4 |4 3 |2 - |1 7 |

从第96-117小节是结尾部分,仍为c小调式,这个段落开始显得情绪较前激动,贝多芬在这一段里采用了卡农式的写作手法,在句尾加上四个八分音符时值属七和弦,让情绪激动到甚至是在跺脚。右手先弹奏,左手后模仿,好似有带头的、有跟随的,使得革命队伍不断壮大,革命队伍有了核心,又有凝聚力,才使得英雄们激动不已。在这段结尾处旋律变成单音流动,而且最后两小节是渐弱,表示不能总是激动热烈,应喘息一下,为下一次战斗做准备,那么它也是下一大段展开部的连接。

展开部(第118-211小节),所使用的素材是主部主题,又有的是全新的且节奏果断、坚定的新主题,如在第142小节中我们就看到用切分节奏的旋律,直至第157小节,基本上是以切分节奏为主。它的出现不仅给人感觉进一步巩固了英雄们的战斗坚定意志,而且还有鼓舞斗争势气,让勇士们浑身充满精神和力量的无形动力。在第158-167小节旋律又回到主部音乐的主题上,又是以卡农式的写作形式出来,把斗争的紧张度逐渐升华,特别是到第168-175小节,左右手节奏交替,右手是八度重复音,更像是战斗激烈时刀枪相对的撞击声,都会感觉到寒光四射,气氛显得特别扣人心弦。在降b 小调上由微弱的力度逐渐加强,仿佛挫败之后准备再战(见下例①)。接着旋律进一步表现了对幸福生活的热烈向往和内心的激动(见下例②):

①61 3432 |1217 6716 |061 3432 |1217 6716 |

②6 3 3 |3 4 4 |4 3 3 |37 12 |1 3 3 |

3 4 4 |4 3 3 |37 12 |1

展开部在这里形成了高潮。在第176-211小节之间表现出战斗气氛渐渐平息下来,这里有的是全小节休止,有的是一小节里休止一拍半,其表现为大的喘息与小的喘息,也是英雄们在斗争后精疲力尽的一种欲努力站起来,但体内实属乏力,几次摔倒几次爬起。即当第一主题又变化出现时,情绪时起时落,好似在力竭中奋力挣扎,音乐终于趋向沉寂,又好似在喘息中积蓄力量。在最后连续五个属七和弦的出现,表示英雄终于站起来,虽不算很稳,但已经有了继续战斗的根基,其实这个属七和弦是为顺利进入再现部的主和弦而作的铺垫。

再现部是第212小节至结尾,此段大部分旋律与呈示部基本一致,只是在尾声段落里出现了与前面有所不同的情绪。在“命运”的信号下弱奏引进,从第216小节处贝多芬仍然用f小调式,但它的声音效果却有着无比坚定、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而且在第216-234小节里,整个节奏感非常强,有一种恰似庞大的队伍迈着雄壮有力的步伐,以不可战胜的精神姿态挺立在他的敌人面前,使敌人不战自败的雄大气势。主部主题的再现,表示激烈的斗争再度爆发。贝多芬在结构布局中打破了常规,将展开部与再现部进行反复演奏,正说明了这两部分的重要性。

结束部中,热情的气势更加高涨,双手弹奏反向分解琶音,使音乐达到了沸腾点,犹如激烈的斗争达到了顶峰,这也是《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最有震撼力的结尾。这里应用了新的主题,它让人感到那火一般热情再次冲断了所有的束缚,卷起了狂热的激情,增添了必胜的信心。最后,沸腾的音流汇合成一支英勇的进行曲,伟大的胜利即将到来,欢欣鼓舞的音调激励着人们继续前进:

6 - |1 - |75 35 |63 61 |

75 35 |63 61 |75 47 |30

当主部主题的音型再次出现时,速度加快了,情绪奔放、坚定,表现了胜利之前顽强的抗争,把英雄主义的气概推向高潮,以辉煌的胜利收束全曲。

这个乐章显示了沸腾的斗争意志,百折不挠的气势。号角般的引子,暴风雨般的主部主题和顽强反抗、挣扎的副部主题,虽然以悲剧式的和弦收场,但是在终曲的尾声却出现了群众舞曲性质的节奏,出现了英雄的插句,表现了不屈的斗志和英雄本身所具有的巨人般的力量。

四、艺术特色

在形式上,《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表现了贝多芬的独创精神,创作手法自然、灵活。他将“普罗米修斯的不安的灵魂”和被刚强意志所克服的狂澜般的情感,理智地组织在古典式的、严整、纯洁的音乐形式里,音乐语汇朴素、简洁、精确。对此,罗曼·罗兰称赞道:这是“在花岗石河床中的火焰巨流。”

这部作品通过完美的艺术形式,充分地表现了贝多芬的思想感情。可以说贝多芬是把他对当时的社会形态及个人的生活感悟都融到作品里。故而,该作品几乎从头至尾都是描写英雄与黑暗邪恶势力之间的矛盾和激烈斗争的场面,这也是贝多芬的生活与内心的真实写照。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作品虽然极具悲剧性,但它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沮丧和失望,相反却使人们更加振奋、更加坚强,正如马克思曾说过的那样:“在贝多芬的作品里,再也找不到像这样凌厉的音乐。”

贝多芬《f小调第二十三钢琴奏鸣曲(“热情”)》是一部热烈、狂奔、激情大气,倍受人们青睐的作品。作品通篇都充满着戏剧性,既有狂风怒吼般的发泄,又有涓涓细流样的柔情;既有规模宏大、气势磅礴和激情似火的热情,又有暗淡阴霾不自信的心底自问,让音乐既生动深刻又通俗易懂。因而他用自己的音乐作为一种感动和召唤的号角,呼唤民众,启迪自己。这种让人听后震撼不已的音乐能量,在贝多芬和他前人的同类体裁的作品中是非常罕见的,激励着世界各国的音乐爱好者。故此,它成为历史上钢琴奏鸣曲创作的一部经典作品。

向阳光简介

湖南临湘人,大学文化,中学音乐高级教师,国际作者作曲者联合会(CISAC)会员、国际音乐教育学会(ISME)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音乐教育分会会员、中国二胡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湖南省音乐评论家协会理事,“世界文化名人成就奖”获得者、中国音乐学院艺术水平考级优秀指导老师、湖南红网·时刻(文化)《音乐教育与创作》专栏作家,曾被聘为湖南省教科院音乐评委、湖南理工学院音乐系客座教授、《乐苑园丁的歌》《花语》杂志副主编。先后在国内外发表文艺作品、音教论文1000余首(篇) 。《沁园春·国庆感怀》《西江月·祖国六旬赞》《清平乐·党诞九秩感赋》《鹧古天·颂十八大》《捣练子·盛世召开十八大》等40余首诗词、15条语录荣获全球华人联合会(HRA)、世界华人作家协会金奖、特等奖;《美丽临湘·组诗》(26首)荣获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最佳奖;《中华辉煌》等2首歌词获湖南省文联一等奖;作品荣入《全球优秀华人诗歌颂典》《古今中外名家语录精编》等6部诗歌铭言集。《献给老师的礼物》等8件作品参加了中国国际名人研究院举办的艺术界名人作品展示会系列大展并获铜鼎奖;《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春江花月夜>赏析》等2篇美学论文荣膺“世界学术贡献奖”金奖;《摭论素质教育中的器乐教学》等10余篇论文被中宣部、教育部、中央教科所、中国教育学会评为一、二、三等奖; 8篇论文蝉联湖南省教科院一等奖; 4首歌曲获全国征歌大赛金、银奖;《我的中华》《我们拥抱春天》等50余首歌曲入选《全国教师作曲家歌曲集》《中国当代优秀校园歌曲》等8部歌集。著有《音乐文化与素质教育》《中国音教十家优秀歌曲专集》声乐套曲《临湘组歌》(十乐章)等10余部。此外,他辅导学生参加全国音乐知识大赛50多人次获一、二等奖,3次被中国音乐家协会音教委授予一等园丁奖;他指导学生参加全国音乐考级、省市“三独”比赛100余人取得良好成绩,10多次获中国音乐学院考级委员会、湖南省教育厅、岳阳市教育局“优秀指导教师”荣誉称号。他40余年来为湖南、湖北、江西、贵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武汉音院、西音、川音等10余所院校输送了大批音乐专业生。多次获临湘市人民政府、湖南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嘉奖证书。艺术成就及代表作入选《湖南文艺六十年·音乐卷》《中国音乐家名录》《中国专家大辞典》等20余部历史存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