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历:刘全慧科学网博客

作者:刘全慧 修改:学妹


“裸跑”博士生:没有导师供给实质性辅导并且学生象一匹脱缰野马一顿乱跑。

发作“裸跑”博士生作业,是学生的不幸,也是校园的不幸。但是,这种作业常常发作,并且还会发作下去!下面是一件真人真事,发作在美国一所闻名的大学。对校名和人名做了去隐私处理。



刘老师,您好!

这些年在Harvard阅历了许多作业,跌宕起伏,都可以写小说了。

好在上个月刚辩论完,虽有惋惜,我2016年请求到课题只做了一半,文章还没被接纳,但是总算结业啦。

我本来是读Einstein的博士,Einstein老先生亲手教了我悉数微电子工艺试验办法,引导我进入介观物理和自旋电子学范畴。2012年夏天,老先生摔了一跤,在医院休养了半年后便医院校园两头跑了。Einstein和病魔斗争了三年多,期间我保护试验室设备,自己构思了课题(自旋AB效应:Aharonov-Anandan非绝热几许相位),突破了Einstein一向想处理的E-beam lithography多层套刻纳米级准确对准,老先生十分高兴,但是在我刚做出开始成果的时分,老先生又摔了一跤,2016年头便放手西去了。

Einstein是院士,建了大试验室,逝世后还剩余许多经费。Einstein走后各种滥俗作业就渐渐浮出水面了,我也被牵扯了进去。先是一位Hilbert教授(Harvard纳米中心创建人之一)群发邮件说他探问到了我做的课题,他说是他给Einstein的,成果他探问到了称号却猜错了内容,闹了笑话。接手Einstein试验室的Cartan教授16年秋顶替Einstein成为我导师。2016年秋我用开始成果写了个proposal,请求了Los Alamos做试验(以Cartan名义,由于PhD学生不能请求,我名义上是合作者),课题评价等级B,2017年先去Boston U做超低温丈量。和BU的Newton一同意外测到了超导态下的自旋流,很可能是自旋三重态库伯对的依据,发展十分顺畅。但是后来却和BU的另一个合作者Hooke起了对立,我貌似是遇到了学术潜规则。一同我发现Cartan的态度很奇妙,让我有被合伙坑的感触。回Harvard后Cartan不再请求加做试验,并要挟我结业,说课题是他的我交出样品制备的悉数具体进程。我坚决不从,对立公开了。中美打贸易战之前,我现已抵抗了一年了。

物理系的研究生辅导Crick,还有其他教授Watson等,及Einstein夫人一向在帮我。但是Cartan各种套路手法让手下人搅扰我试验,其他人也拿他没办法。我想办法斡旋了一年,试验做不下去了,18年夏天研究生辅导帮我换了导师Maxwell。然后Maxwell辅导我写文章,写结业论文。文章18年12月投PRL,两周后被修改拒。几天后PRB修改自动发信约请我转投PRB rapid communication快速送审。由于和之前的quasiparticle的成果彻底违反,审稿人不认同我的成果。文章放在arXiv之后,几天后却收到Poincare亲身发来邮件说他对试验成果极端感兴趣,一同还收到剑桥大学试验小组来信问询是否有做后续试验等。

辩论十分顺畅,辩论委员会共同引荐我持续博后把该课题做下去。Maxwell正在帮我一同回复审稿人定见。下一步预备请求博后或是回国。

良久没有联络您了,没有做出美丽作业真实无颜见江东父老。

代问嫂子、孩子好!

学生Levi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