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12月,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彼得罗夫斯基被派到明斯克,出任第63步卒军军长,背负西部边境“斯大林防地”的值班使命。

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不宣而战,德军敏捷打破“斯大林防地”,沿三个战略方向推动。7月初,德国中心集团军群的装甲部队成功强渡第聂伯河,直接要挟军工重镇斯摩棱斯克。经过仔细分析战况,彼得罗夫斯基敏锐地捕捉到德军的“软肋”——虽然敌人的坦克突击速度很快,但步卒却没有跟上。

为了迟滞德军进攻速度,彼得罗夫斯基自动恳求率第63步卒军渡过第聂伯河,逆袭西岸德军步卒。7月14日,第63步卒军趁夜渡河,相继解放了罗加乔夫和日洛宾两座城市,楔入敌人阵线30公里,并持续向西进攻,这在其时苏军全面败退的局势下是非常不错的反击,因而苏军统帅部非常赏识这次举动。当斯大林得知彼得罗夫斯基还仅仅一个上校时,指令将他选拔为中将。

第63步卒军的反击让德军非常尴尬。德军中心集团军群司令包克向希特勒表明有必要声援,不然无法进行下一步进攻,希特勒从其他战略方向抽调3个步卒师加强给包克,第63步卒军的境况变得非常阴险。

亲率后卫围住

8月11日清晨,从头完结集结的德军在坦克和飞机的援助下,全线向第63步卒军建议反扑。8月13日夜,一名苏军联络官乘飞机来到第63步卒军驻地,他带来了铁木辛哥的指令,要求彼得罗夫斯基乘这架飞机回来斯摩棱斯克,就任第21集团军司令。但彼得罗夫斯基以为在此紧要关头,将指挥权转交别人会给兵士们带来严峻的负面影响。终究,他只让飞机带走了重伤员。

8月14日,德军完结了对第63步卒军的围住。彼得罗夫斯基向三军宣布向第聂伯河东岸撤离的指令。但局势仍在快速恶化,德军依托优势军力和坦克,抢先占据了各个渡头。8月14日夜,第63军和友军的联络完全中止,对彼得罗夫斯基来说,他只能带领部队单枪匹马了。

8月16日,彼得罗夫斯基在森林中下达夜袭围住使命,他向下级主官着重:“一切指挥人员,不论是什么军衔和职位,在夜间进犯举动中,都要在最前面带头冲击……”彼得罗夫斯基还表明,自己将参加第154师的围住战役。

8月17日3时整,第63步卒军在打光炮弹后,整体轻装围住。因为进攻出乎敌人意料,该军大部轻松打破敌人的榜首道封锁线,并快速向河边移动。随榜首部队举动的彼得罗夫斯基把部队带到河边后,决议从头回来格卢得茨,他要亲身带领后卫部队一同过河。

但是,勇敢的军长和后卫部队不幸陷入重围。后来杀出重围的军炮兵主任费多尔·卡扎科夫回想了军长的最终时间:“军长带领咱们向河边推动,他不时拎原因惧怕敌人扫射而倒地的兵士,高喊:‘同志们,假如向每一颗子弹垂头,咱们的脖子会酸掉的,来!和我一同冲击!’……最终,军长被隐藏在灌木丛中的冲击枪手打中头部,很可惜咱们没能把军长的遗体抢出来。”

直到1944年苏联赤军反攻到第聂伯河西岸时,在当地人的指引下,才发现了彼得罗夫斯基的坟墓。本来,德军发现了这位勇敢献身的军长,遂为其修了一座俭朴的墓穴。战后,苏联政府为彼得罗夫斯基树立了纪念碑,追授一级巨大卫国战争勋章和红星勋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