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整,一声巨响响彻西北戈壁,万米高的蘑菇云腾空升起,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破在罗布泊爆破成功。

新我国建立70周年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之《相遇》单元,记录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间。

为了一刻,我国的科研人员付出了许多艰苦的尽力。

钱三强,被称为“我国原子弹之父”,早年从前留学法国,获得了法国国家博士学位,荣获法国科学院亨利·德巴微物理学奖。

1949年,新我国建立后,钱三强决然回到祖国怀有。1955年,中共中央作出研发原子弹的战略决议后,钱三强担任了原子能研究所所长、第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全身心投入到原子能作业的领导和统筹作业中。

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研发原子弹,谈何容易?缺少科研人才,便是一道绊脚石。钱三强引荐了一大批科研人才,投入到原子弹研发作业。其间就有邓稼先。

1958年8月的一天,钱三强把邓稼先叫到办公室,对他说:“稼先同志,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调你去做这项作业,怎么样?”

这句话,推动了原子弹研发进呈,改变了邓稼先的命运。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试爆。巧的是,这一天正好也是钱三强51岁生日。

在被钱三强召进原子弹研发部队之前,邓稼先在从事我国原子核物理理论研究作业。从理论到实践,关于邓稼先来说,也是一个应战。

从此,邓稼先就脱离妻子和孩子,一头钻进大漠戈壁。他的姓名,也从刊物和对外联络中消失。

邓稼先作为事务负责人,凡事亲力亲为。他总共参与了32次核实验,其间有15次是亲临现场指挥。一次,爆破实验失利,必须到那颗原子弹被摔碎的当地去找回一些重要的部件。邓稼先说:“谁也别去,我进去吧。你们去了也找不到。我做的,我知道。”

他一个人走进那片区域,找到重要部件用手捧回来。便是这事端,导致他的身体被射线严峻危害,患上了直肠癌。

当年,邓稼先在北平崇德中学读书时,有一个校友叫杨振宁。他们都从前在美国留学。只不过,杨振宁留在了美国,邓稼先回到了我国。

有一年,杨振宁回国看望邓稼先,痛心肠问他:“老同学,国家究竟给了你多少奖金啊,值得你把命搭上?”

邓稼先冲着老朋友笑了笑,费劲地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对他说:“20块,原子弹10块,氢弹10块。”

邓稼先没有扯谎。

据作家梁益新刊登在《浙江白叟报》上的一篇文章记载,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破成功,国家没有对研发原子弹的科研人员颁布奖状,分发奖金。直到1985年,国家才给原子能研究所颁布原子弹特等奖的奖金,总额为10000元。原子能研究所的作业人员许多,又人人有份,这点钱不行分。最终仍是原子能研究所垫上了十几万元,才按10元、5元、3元3个等级发下去。

邓稼先参与了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发,都得到了最高等级的10元,加起来总共20元。

研发原子弹是一项团体工程。面对各种不可思议的困难,一切科研人员全身心投入到作业中,不计报酬,不计得失。在要害时分,常常每天拼命作业12小时,有时乃至接连作业17小时。许多人都累倒在作业岗位上。

那时分,不光没有什么奖金,也没有加班费,咱们照样抢着干活儿。

正值三年困难时期,科研人员因为长期吃不饱,许多人都得了浮肿病。领导和参与原子弹设计方案拟定的彭桓武脚肿得穿不了鞋,只好用两只手拎着鞋上班。身处戈壁滩、深山高原的核工业员工,更是不时面对断粮的要挟。

好在一名老帅知道后,向各大军区求救,给科研人员调来了名贵的肉、鱼、黄豆和生果。

在电影《相遇》里,研发原子弹的主人公隐姓埋名,远离至亲至爱之人,将自己的芳华奉献给了祖国。

这样的工作,其实层出不穷。

为了保密,许多科研人员天长日久不回家,也不与家人联络,以至于当他们在若干年后回家时,孩子现已长大,底子就不知道他们了。

他们懊悔吗?

咱们就以邓稼先的一句话,作为答复:

“我不爱兵器,我爱平和,但为了平和,咱们需求兵器。假设生命完结后能够再生,那么,我仍挑选我国,挑选核作业。”

【参考资料:《相遇》《浙江白叟报》《学习时报》《我国初次原子弹实验的暗地》等】

推荐阅读